農民日報社主辦

首頁(yè) 深壹度 詳情

國鰻:如何從零到世界第一?

  • 來(lái)源:農民日報
  • 編輯:李憶寧
  • 作者:王春植 楊惠
  • 2024-06-27 08:52:36

鰻魚(yú)又稱(chēng)鰻鱺,曾連續多年在我國出口創(chuàng )匯單一水產(chǎn)品中排名第一,年出口額可達10億美元以上。我國鰻鱺產(chǎn)業(yè)始于20世紀70年代,經(jīng)過(guò)40多年的發(fā)展,已然成為鰻魚(yú)養殖和出口第一大國。2022年,全國鰻魚(yú)養殖產(chǎn)量28.17萬(wàn)噸,加工量13.95萬(wàn)噸,出口量6.4萬(wàn)噸,涉鰻從業(yè)人員超30萬(wàn)人,全產(chǎn)業(yè)鏈年產(chǎn)值超過(guò)300億元。

  5月過(guò)完,今年鰻苗捕撈季正式結束,鰻魚(yú)養殖戶(hù)們等待的春天沒(méi)有到來(lái)。鰻苗大歉收,有數據顯示,2023年中國地區日本鰻鱺苗入池量24噸左右,而今年投苗量只有10噸左右。

  “今年的鰻苗投苗量腰斬,每尾日本鰻的魚(yú)苗漲到20~25元?!备=ㄌ祚R科技集團董事長(cháng)陳慶堂從事鰻魚(yú)產(chǎn)業(yè)多年,他介紹,一尾鰻苗只有0.15克,也就是3滴水的重量。長(cháng)到成鰻之后,一般在半公斤上下,能賣(mài)170元(時(shí)價(jià))左右。

  鰻苗歉收使得苗價(jià)高企,按照今年的價(jià)格,每公斤鰻苗的賣(mài)價(jià)高達14萬(wàn)余元。這意味著(zhù)今年的鰻魚(yú)供應量可能有所減少,價(jià)格也會(huì )持續走高。因此,即便苗價(jià)高昂,也擋不住養殖戶(hù)的采購熱情。

鰻魚(yú)收購現場(chǎng)。資料圖

  鰻魚(yú)又稱(chēng)鰻鱺,曾連續多年在我國出口創(chuàng )匯單一水產(chǎn)品中排名第一,年出口額可達10億美元以上。我國鰻鱺產(chǎn)業(yè)始于20世紀70年代,經(jīng)過(guò)40多年的發(fā)展,已然成為鰻魚(yú)養殖和出口第一大國。2022年,全國鰻魚(yú)養殖產(chǎn)量28.17萬(wàn)噸,加工量13.95萬(wàn)噸,出口量6.4萬(wàn)噸,涉鰻從業(yè)人員超30萬(wàn)人,全產(chǎn)業(yè)鏈年產(chǎn)值超過(guò)300億元。

  鰻苗為何如此昂貴?從零開(kāi)始到世界第一,國鰻又經(jīng)歷了怎樣的傳奇故事?就讓我們一起探秘來(lái)自遙遠海洋深處的“水中軟黃金”。

  層層精進(jìn)的養殖技術(shù)

  福建省福清市上逕鎮南灣村是全國聞名的養鰻專(zhuān)業(yè)村,素有“鰻魚(yú)之鄉”之稱(chēng)。40多年間,這個(gè)原本相對落后的小村莊通過(guò)養殖鰻魚(yú)成為福清最早的億元村之一。

  每日清晨,45歲的養殖戶(hù)楊明都要走進(jìn)自家的恒溫彩鋼瓦溫室大棚,觀(guān)察鰻魚(yú)的生長(cháng)情況。聊起鰻魚(yú),楊明陷入了回憶。

  “1979年南灣村的楊宗龍等人引進(jìn)了日本養鰻技術(shù),創(chuàng )建了全省首家養鰻場(chǎng)——福清南灣養鰻場(chǎng)。從此,南灣村就與鰻魚(yú)結下了不解之緣?!睆男「?zhù)父輩學(xué)習養鰻技術(shù)的楊明對鰻魚(yú)的感情很深。他說(shuō),雖然當時(shí)技術(shù)不夠成熟,鰻魚(yú)產(chǎn)量不高,但勝在賣(mài)價(jià)高,出口到國外,一茬魚(yú)就能賺一套房回來(lái)。

  當養鰻致富的故事廣為流傳后,大量養殖戶(hù)開(kāi)始進(jìn)入鰻魚(yú)養殖行業(yè)。這時(shí),粗放的養殖技術(shù)就成了短板,免不了“靠天吃飯”。一旦遇到極端天氣,或者魚(yú)病暴發(fā),池內的鰻魚(yú)往往全軍覆沒(méi),養殖戶(hù)就會(huì )血本無(wú)歸,養殖風(fēng)險極大。

  1983年,為了提高鰻魚(yú)養殖的成活率,楊宗龍毅然前往日本學(xué)習最先進(jìn)的鰻魚(yú)養殖技術(shù)。在大半年的時(shí)間里,他日日守在魚(yú)塘,細心記錄下鰻魚(yú)各個(gè)階段的養殖技巧。

  “最關(guān)鍵的還是病害防治,得學(xué)會(huì )控制水質(zhì)環(huán)境、合理使用飼料等養殖方法,讓鰻魚(yú)少生病,存活率自然就高了,效益也就上來(lái)了?!庇辛思夹g(shù)的楊宗龍回國后沒(méi)有悶聲發(fā)大財,而是將技術(shù)傳授給了更多的福清漁民。

  就此,鰻魚(yú)養殖徹底在上逕鎮落地生根,又不斷向周邊延伸,在福建、廣東等東南沿海地區不斷發(fā)展。隨著(zhù)養殖規模的擴大,各地養殖戶(hù)自發(fā)地成立了鰻魚(yú)協(xié)會(huì ),在協(xié)會(huì )的帶領(lǐng)下,養殖戶(hù)也不斷改進(jìn)更新鰻魚(yú)養殖技術(shù),鰻魚(yú)養殖越發(fā)綠色高效。

  土塘中藻類(lèi)光合作用后釋放充足的氧氣,泥土中的微生物分解活動(dòng)旺盛能夠凈化水質(zhì),讓水體更接近野生環(huán)境,鰻魚(yú)生長(cháng)得更好。但鰻魚(yú)具有鉆泥天性,土塘養殖存在鰻魚(yú)鉆泥逃逸的風(fēng)險。養殖戶(hù)便在水泥池底部放入泥土,將傳統水泥池養殖和土塘養殖相結合,形成土池養殖,既保障了生長(cháng)條件,又有效防止鰻魚(yú)出逃。

  如今,隨著(zhù)科技的進(jìn)步,國內的鰻魚(yú)養殖又走上了一條智慧化養殖的路子。

  在國內現代的工廠(chǎng)化循環(huán)水鰻魚(yú)養殖場(chǎng),通常是多個(gè)養殖池有序排列,池邊掛著(zhù)長(cháng)方形攝食臺,投餌時(shí),鰻魚(yú)們在其中爭相搶食。吃飽喝足之后,鰻魚(yú)將頭鉆進(jìn)攝食臺的圓形孔洞里掛靠休息,尾巴在水面上隨波搖曳,好似一團團水草。

工廠(chǎng)化循環(huán)水鰻魚(yú)養殖車(chē)間。資料圖

  為了精準地感知鰻魚(yú)的生長(cháng)環(huán)境變化和魚(yú)體的生長(cháng)狀態(tài),養殖池內安裝了一整套智能化養殖系統,溫控系統、傳感器、攝像頭等先進(jìn)設備,能實(shí)時(shí)監測并自動(dòng)調節水溫、水質(zhì)、氧氣含量等指標。同時(shí),所有水體變化數據以及苗損情況等都會(huì )實(shí)時(shí)上傳到智慧漁業(yè)平臺進(jìn)行匯總,建立起“養殖臺賬”,讓看不見(jiàn)摸不著(zhù)的養殖過(guò)程變得精準可控。

  養殖工廠(chǎng)內的循環(huán)水系統也設計得十分精巧。廠(chǎng)內的養殖用水每天排放2次,排出的尾水經(jīng)過(guò)粗濾后,清水回到養殖池,有沉淀的部分排出后,液體通過(guò)臭氧殺菌后進(jìn)入“魚(yú)、菜、貝”共生種養一體系統凈化,而后流入蓄水池準備再次進(jìn)行養殖利用;固體則進(jìn)入集污池,經(jīng)過(guò)處理成為有機肥。

  現在全世界共有19個(gè)鰻魚(yú)品種,我國最開(kāi)始主要養殖日本鰻,后來(lái)隨著(zhù)日本鰻苗量越來(lái)越少,又開(kāi)始養殖歐洲鰻、美洲鰻等品種。不同品種的鰻魚(yú),養殖技術(shù)也不盡相同,不再是“一套拳法打天下”的時(shí)代。

  陳慶堂認為,在智能化設備的加持下,能完美匹配不同魚(yú)種的生長(cháng)條件。比如日本鰻是暖水性魚(yú)類(lèi),幼苗對水溫格外挑剔。而歐洲鰻和美洲鰻原本生長(cháng)的地區與我國所處緯度基本一致,氣候條件也相似,便不似日本鰻“嬌氣”?,F在我國已經(jīng)掌握了日本鰻、歐洲鰻、美洲鰻和太平洋雙色鰻4個(gè)鰻魚(yú)品種的養殖技術(shù),養殖技術(shù)已處于世界領(lǐng)先地位。

  養殖品種從單一的日本鰻發(fā)展到歐洲鰻、美洲鰻和太平洋雙色鰻,養殖方式從當初的水泥池養殖升級成現在的土池養殖和工廠(chǎng)化循環(huán)水養殖,我國的鰻魚(yú)養殖技術(shù)層層精進(jìn),中國養鰻人靠技術(shù)征服了鰻魚(yú)世界。

  挑剔的鰻魚(yú)吃最好的料

  鰻魚(yú)是業(yè)界公認的最神秘的一條魚(yú),它有著(zhù)獨特的生長(cháng)繁殖習性。它們出生在遙遠的馬里亞納海溝深處,成年親鰻產(chǎn)卵后力竭而亡,孵化出的小鰻魚(yú)苗一邊成長(cháng),一邊向大陸洄游,最后生活在淡水江河湖泊中。

  在海洋中的萬(wàn)里漂流,它們只能靠吃顆粒有機物“海雪”獲取能量,這導致它們到達岸邊時(shí),雖然已經(jīng)2歲,但體重卻只有0.15克,此時(shí)的它們被稱(chēng)作“玻璃鰻”。

  當“玻璃鰻”被捕撈后進(jìn)入培苗場(chǎng),它們會(huì )在2個(gè)月內快速生長(cháng),直到體重達到10克,成為“黑仔”后,就可以正式進(jìn)入養殖場(chǎng)了。

  養鰻圈流行著(zhù)一句話(huà):鰻魚(yú)不吃飯,養鰻人吃不下飯?!蚌狋~(yú)是從海里洄游來(lái)的,這一路上吃了什么?成分是什么?沒(méi)有人知道。要想養活它,就得找到能讓它開(kāi)口吃的餌料?!睏蠲髡f(shuō),從“玻璃鰻”到“黑仔”這階段是養鰻人最揪心的階段,鰻魚(yú)開(kāi)口就能活,不開(kāi)口就死。

  鰻魚(yú)很挑食,養鰻人曾嘗試飼喂了多種餌料,這個(gè)任性的家伙也毫不買(mǎi)賬。直到使用打碎了的紅蚯蚓,鰻魚(yú)才開(kāi)了口。

  “紅蚯蚓含有豐富的干物質(zhì)蛋白,能幫助鰻魚(yú)苗迅速生長(cháng),但紅蚯蚓會(huì )污染環(huán)境?!敝袊鴿O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鰻業(yè)工作委員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兼秘書(shū)長(cháng)陳學(xué)洲回憶,紅蚯蚓要用豬糞養,所以當時(shí)在福建一帶人們嘗試先養豬,用豬糞養紅蚯蚓,再用紅蚯蚓養鰻魚(yú)?!蚌狋~(yú)池旁邊就是豬糞田,憑著(zhù)空氣中豬糞的臭味程度就能估計出離養鰻池還有多遠了?!彼{侃道。

  日益嚴重的環(huán)境污染問(wèn)題引得周邊居民怨聲載道,也引起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重視,鰻魚(yú)開(kāi)口餌料的研發(fā)也被提上日程。

  其實(shí),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期的基礎研究,日本鰻魚(yú)養殖行業(yè)早在2004年就研發(fā)出了鰻魚(yú)苗的開(kāi)口餌料,但每噸售價(jià)20多萬(wàn)元,這個(gè)價(jià)格在當時(shí)能買(mǎi)到一套別墅。

  2005年開(kāi)始,國內技術(shù)專(zhuān)家查找中外的大量資料,進(jìn)行深入地調查研究。先后攻克了鰻魚(yú)開(kāi)口餌料的原料選擇、營(yíng)養配比、誘食性、黏彈性、生產(chǎn)工藝、生產(chǎn)設備等一系列技術(shù)難關(guān)。最終,在2008年,成功研發(fā)了具有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的國產(chǎn)鰻魚(yú)開(kāi)口餌料,打破了日本、韓國等國家的技術(shù)壟斷,也讓國內鰻魚(yú)規?;B殖成為可能。

  與進(jìn)口開(kāi)口餌料相比,國產(chǎn)鰻魚(yú)開(kāi)口餌料每噸只要6~8萬(wàn)元,不僅價(jià)格便宜2/3,營(yíng)養吸收率也更高,養殖戶(hù)的養殖效益也更加可觀(guān)。

  走進(jìn)天馬飼料生產(chǎn)工廠(chǎng),十幾條飼料生產(chǎn)線(xiàn)正有序運轉生產(chǎn),機械臂將生產(chǎn)打包好的飼料有序堆垛成一座座小山,等待著(zhù)運輸車(chē)將其拉走運往各個(gè)養殖場(chǎng)。

鰻魚(yú)飼料生產(chǎn)線(xiàn)。資料圖

  在眾多生產(chǎn)線(xiàn)中,鰻魚(yú)飼料的生產(chǎn)線(xiàn)頗受重視。不僅因為鰻魚(yú)飼料生產(chǎn)需要使用優(yōu)質(zhì)的進(jìn)口原材料,更因為鰻魚(yú)飼料生產(chǎn)線(xiàn)需要“干凈”。

  “鰻魚(yú)的嗅覺(jué)很靈敏,若飼料中沾染了其他魚(yú)料的味道,它都不會(huì )吃。所以鰻魚(yú)飼料嚴格實(shí)行單線(xiàn)生產(chǎn),絕不與其他魚(yú)料混雜?!碧岬竭@些獨到經(jīng)驗,陳慶堂說(shuō),不斷碰壁之后,國內生產(chǎn)的飼料品質(zhì)不比國外的差。

  如今,根據鰻魚(yú)不同的生長(cháng)階段,國內的鰻魚(yú)配合飼料已經(jīng)有了開(kāi)口餌料、白仔飼料、黑仔飼料等10多種飼料產(chǎn)品,讓鰻魚(yú)在各生長(cháng)階段都能獲得最好的營(yíng)養,獲得最高的養殖效益。

  上乘品質(zhì)吃得放心

  鰻魚(yú)養殖、加工一度像一場(chǎng)高危的賭博游戲,今年不知明年事,一旦市場(chǎng)達不到預期,從業(yè)者很容易血本無(wú)歸。

  尤其在1996年前后,鰻魚(yú)市場(chǎng)供大于求,一片混亂,危機四伏。當時(shí),80%的鰻魚(yú)都出口到日本市場(chǎng),中國鰻魚(yú)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也受制于日本。

  隨著(zhù)國內鰻魚(yú)養殖趨于飽和,許多養殖戶(hù)敏銳地捕捉到商機,迅速把產(chǎn)業(yè)從鰻魚(yú)養殖轉向鰻魚(yú)加工,專(zhuān)做烤鰻出口。日本作為中國鰻魚(yú)最大的出口國,在中日鰻魚(yú)貿易的30年間,利益博弈從未間斷。

  在國內鰻魚(yú)市場(chǎng)的影響下,日本當地的鰻魚(yú)產(chǎn)業(yè)受到擠壓,出于貿易保護的目的,從20世紀90年代開(kāi)始,日本就對鰻魚(yú)進(jìn)口設立技術(shù)壁壘,提高監測標準,加大抽檢量,對進(jìn)口活鰻魚(yú)采取了更為嚴苛的檢查措施,中國鰻魚(yú)的出口越來(lái)越難。

  “最讓人難忘的還是‘肯定列表制度’實(shí)行的那一年,檢測標準多達112項,很多檢測國內都沒(méi)法做,技術(shù)手段達不到?!睏钭邶堥L(cháng)嘆了一口氣。2006年5月,日本正式對中國出口農產(chǎn)品實(shí)施《農業(yè)化學(xué)品肯定列表制度》,同年6月,中國鰻魚(yú)出口額同比減少58.8%,出口量居首位的福建省受到影響最大,同比銳減79.6%。

  但這種競爭也讓中國的鰻魚(yú)產(chǎn)業(yè)迅速成長(cháng),成為高度自律的產(chǎn)業(yè)。

  中國的鰻魚(yú)企業(yè)也不惜花費巨資,購置質(zhì)譜儀、液相色譜儀等尖端檢測設備,為自己的產(chǎn)品層層把關(guān)。鰻魚(yú)養殖企業(yè)重新洗牌,開(kāi)始了從重產(chǎn)量向重質(zhì)量、重效益轉變。

  國內鰻魚(yú)業(yè)界逐漸建立起一套科學(xué)、完善的質(zhì)量安全控制體系。企業(yè)實(shí)施起“公司+基地+標準化”的管理模式,加工原料安全得到了保障;加工過(guò)程中,源頭、工廠(chǎng)、產(chǎn)品三個(gè)方面的監管力度不斷加大,加工產(chǎn)品更加安全;各檢驗檢疫部門(mén)、政府職能部門(mén)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等也積極發(fā)揮監管和服務(wù)管理的作用,成為堅實(shí)后盾;行業(yè)內大力推行誠信體系建設,國家質(zhì)檢部門(mén)推行紅黑名單制度,一旦違規操作,企業(yè)會(huì )被馬上責令停頓整改。

  功夫不負有心人,中國鰻魚(yú)以上乘的品質(zhì)贏(yíng)得了各國消費者的青睞,中國也接替日本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鰻魚(yú)供應商。連日本鰻輸入組合負責人也曾多次公開(kāi)承認:中國鰻魚(yú)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食品之一。

  對于中國鰻魚(yú)行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2020年又是一大挑戰。

  鰻魚(yú)是一條“國際魚(yú)”,但受疫情影響,傳統出口渠道嚴重受阻,一時(shí)間,鰻魚(yú)供貨商被打了個(gè)“措手不及”,加大馬力布局國內市場(chǎng)成了唯一選擇。

  “2022年的‘雙十一’,我們創(chuàng )下了在直播間3分半鐘的時(shí)間賣(mài)出了500多萬(wàn)元烤鰻產(chǎn)品的記錄?!闭劦疆敃r(shí)的戰績(jì),陳慶堂很激動(dòng)。2020年,新冠疫情導致的出口不暢,使公司損失了大量國外訂單,但國內市場(chǎng)的逐漸火爆成為轉機。

烤鰻產(chǎn)品。資料圖

  大型鰻企在電商板塊不斷發(fā)力,帶動(dòng)鰻魚(yú)產(chǎn)品在網(wǎng)上熱銷(xiāo)。一方面通過(guò)優(yōu)化產(chǎn)品設計,打造符合年輕人消費趨勢的鰻魚(yú)飯便當禮盒,具有加熱即食、攜帶方便的功能。另一方面在國內多家電商及視頻傳播平臺進(jìn)行網(wǎng)上銷(xiāo)售、直播帶貨,有利于打開(kāi)市場(chǎng)。

  有數據顯示,近兩年,在雙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驅動(dòng)下,鰻魚(yú)在國內市場(chǎng)銷(xiāo)售規模逐漸趕超國外市場(chǎng)。2022年國內活鰻共消費約4.5萬(wàn)噸,比出口多3萬(wàn)多噸,鰻魚(yú)消費正逐漸形成從外銷(xiāo)為主轉向內外銷(xiāo)共同驅動(dòng)的消費增長(cháng)新態(tài)勢。

  在天馬集團的烤鰻加工線(xiàn)上,皮彈肉香的鰻魚(yú)與高溫激情碰撞,輔以醬油汁的四層洗禮,一條條紅亮油潤的蒲燒烤鰻就制作完成。這條生產(chǎn)線(xiàn)長(cháng)116米,每小時(shí)最多可以產(chǎn)出1.2噸烤鰻魚(yú),產(chǎn)出的烤鰻魚(yú)大部分被銷(xiāo)往國內的商超和餐飲店內。

工人在烤鰻加工線(xiàn)上作業(yè)。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(wǎng)記者 楊惠 攝

  “內需拉動(dòng),對鰻魚(yú)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的穩定至關(guān)重要,尤其是對海外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的牽引有直接的影響,這是我們國家鰻魚(yú)產(chǎn)業(yè)在國際市場(chǎng)提升定價(jià)話(huà)語(yǔ)權的基礎?!标悓W(xué)洲說(shuō),“國內大循環(huán)通過(guò)發(fā)揮內需潛力,使國內市場(chǎng)和國際市場(chǎng)更好聯(lián)通、互相促進(jìn),進(jìn)而提升國際競爭力?!?/p>

  全力破解鰻魚(yú)生長(cháng)之謎

  苗種是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基石,在鰻魚(yú)養殖和加工技術(shù)飛速發(fā)展的今天,鰻鱺苗種的人工繁育技術(shù)卻遲遲無(wú)法攻克。目前,我們食用的每一尾鰻魚(yú)都是大自然饋贈,每一尾鰻魚(yú)苗都要依靠深海的自然孵化。

  捕苗人最了解洋流的動(dòng)向,洋流抵近的時(shí)候,鰻魚(yú)苗也隨著(zhù)漂流成功抵達。捕苗人的海上作業(yè)從每年冬季開(kāi)始,次年的5~6月份結束。

  今年的鰻苗捕撈量銳減并非偶然。近30年來(lái),受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等因素的影響,鰻魚(yú)自然分布區域面積明顯萎縮,天然鰻苗產(chǎn)量逐年減少,市場(chǎng)上鰻苗的價(jià)格日趨走高,嚴重影響了世界各國的鰻魚(yú)養殖產(chǎn)業(yè)。

  實(shí)際上,不論是嗜鰻如命的日本,還是成為鰻魚(yú)養殖第一大國的中國,都孜孜不倦地破解著(zhù)鰻魚(yú)的生長(cháng)密碼。

  1991年,日本研究人員在馬里亞納海溝西側采集到1000多尾1厘米長(cháng)的鰻魚(yú)苗,DNA比對后,確定了日本鰻的產(chǎn)卵地在全世界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西側的海山附近。2000年,日本人工繁育鰻魚(yú)的技術(shù)取得突破。2010年,日本水產(chǎn)綜合研究中心實(shí)現了鰻魚(yú)的“全人工”繁育,也就是說(shuō)日本人工繁育的鰻魚(yú)經(jīng)催熟交配后能產(chǎn)下有繁育能力的子二代鰻魚(yú)。但據報道顯示,日本的研究機構雖然實(shí)現了“全人工”繁育,但始終沒(méi)有看到鰻苗量產(chǎn)、進(jìn)一步市場(chǎng)化的消息。

  在我國,南至北部灣、北至渤海灣、自長(cháng)江河口至長(cháng)江上游金沙江近3000千米干流及許多支流中,鰻魚(yú)都曾有自然分布。鰻魚(yú)的人工繁育技術(shù)攻關(guān)也曾列到“七五”“八五”“九五”等五年計劃中,并取得了一定突破。但由于鰻魚(yú)人工繁育進(jìn)程緩慢,難以推進(jìn),國內鰻魚(yú)育種進(jìn)程一度停滯,2001年后,該項工作再也沒(méi)有列入國家級的重大科技計劃中。

  “我國在鰻魚(yú)人工繁育上的研究相當于日本在20世紀90年代初時(shí)的水平?!?008年,上海海洋大學(xué)教授劉利平開(kāi)始專(zhuān)攻日本鰻人工繁殖技術(shù)。他的科研團隊是國內鰻魚(yú)繁殖技術(shù)高水平的代表,目前可以穩定獲得優(yōu)質(zhì)合子并孵化出數以百萬(wàn)計的初孵仔魚(yú),部分能成為柳葉鰻前體,但最長(cháng)存活時(shí)間也不過(guò)21天。

  科研的停滯帶來(lái)的不僅是研究水平的落后,更嚴重的還有人才的斷層。早年研究鰻魚(yú)繁育技術(shù)的科學(xué)家早已退出歷史舞臺,現有的科學(xué)家大多是半路出家,沒(méi)有老一代的傳幫帶,很多實(shí)驗所需的技術(shù)資料等都要從頭再來(lái)。

  最近,集美大學(xué)水產(chǎn)學(xué)院鰻鱺現代產(chǎn)業(yè)技術(shù)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教授陳天圣又帶著(zhù)學(xué)生買(mǎi)了一批親鰻,接下來(lái)2~3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內,他的團隊每隔一周就要給這批鰻魚(yú)注射激素催熟,使其交配產(chǎn)卵。目前國內鰻魚(yú)催熟所用的激素來(lái)源于鯉魚(yú)的腦垂體,但鯉魚(yú)腦垂體并沒(méi)有商業(yè)化的產(chǎn)品,想要獲得只能依靠關(guān)系私人定制。

  陳天圣算了一筆賬,如果想讓仔鰻質(zhì)量好,最好是能購入野生親鰻。每次實(shí)驗最起碼要50條到上百條,每公斤野生鰻魚(yú)市場(chǎng)價(jià)在200多元,購入一次就要大幾萬(wàn)元。一般鰻魚(yú)催熟產(chǎn)卵后就會(huì )死亡,無(wú)法重復利用,加上養殖過(guò)程中的水、電、場(chǎng)地維護等費用,每次的實(shí)驗成本十分高昂。

  “至今,鰻魚(yú)的生長(cháng)習性還都摸不清楚,許多問(wèn)題都在等待解答。鰻魚(yú)人工繁育技術(shù)的攻關(guān)不是一個(gè)‘短、平、快’的過(guò)程,需要讓科研工作者沉下心來(lái)研究,而不是聚焦短期的目標考核?!闭f(shuō)起鰻魚(yú)人工繁育,陳天圣顯得尤為迫切。

  在國內很多科研項目中,產(chǎn)學(xué)研的合作模式能在科研單位和企業(yè)發(fā)展中形成共贏(yíng)的局面。但對于鰻魚(yú)產(chǎn)業(yè)來(lái)講,艱難的育種歷程很難給企業(yè)馬上帶來(lái)收益,企業(yè)不愿投入財力,科研費用只能依靠國家支持。

  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只有在國家層面布局,通過(guò)設立專(zhuān)項經(jīng)費和崗位科學(xué)家等手段,培養出一批科研團隊,建設出完備的人才體系,積累大量的研究資料,鰻魚(yú)人工繁育技術(shù)才能有所突破。

  今年3月,農業(yè)農村部舉行“中國漁政亮劍”執法行動(dòng)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,在“亮劍2024”中新增了規范管理鰻苗捕撈執法行動(dòng)。4月底,“國家水產(chǎn)育種聯(lián)合攻關(guān)計劃——鰻鱺繁育聯(lián)合攻關(guān)研討會(huì )”在上海海洋大學(xué)召開(kāi)。

  層層布局下,鰻魚(yú)人工繁育被擺到了重要位置?!耙雅颗囵B人工繁殖柳葉鰻作為主攻方向,持續優(yōu)化鰻鱺的人工繁殖技術(shù),獲得高質(zhì)量合子,加強仔魚(yú)培育研究,力爭突破柳葉鰻培育技術(shù)并最終培育出玻璃鰻?!鞭r業(yè)農村部相關(guān)負責人表示,最終我國要形成鰻鱺種質(zhì)資源保存、后備親魚(yú)培養、鰻鱺親魚(yú)催熟催產(chǎn)和初孵仔魚(yú)培養一條龍技術(shù)體系。

  “掌控育種的核心技術(shù),才能維護鰻魚(yú)產(chǎn)業(yè)鏈的穩定可控。日本在鰻魚(yú)人工繁育技術(shù)層面已經(jīng)突破,國內的育苗研究要及時(shí)跟進(jìn),避免鰻魚(yú)產(chǎn)業(yè)鏈被‘卡脖子’?!标愄焓フf(shuō),鰻苗繁育再次列入國家計劃,有了政策支持,又有如此巨大的市場(chǎng)基礎,期待行業(yè)內的科研學(xué)者挑起這副擔子,盡早育出這條魚(yú)苗,讓人工培育的鰻魚(yú)游向市場(chǎng)、游向世界。

作者: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(wǎng)記者 王春植 楊惠


相關(guān)新聞
左側固定廣告
關(guān)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(wù) 聯(lián)系方式

服務(wù)郵箱:agricn@126.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395205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

農民日報社主辦,中國農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,禁止使用

Copyright?2019-2022 by farmer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