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民日報社主辦

首頁(yè) 深壹度 詳情

杜祥琬:研究在心用于民

  • 來(lái)源:農民日報
  • 編輯:李憶寧
  • 2024-06-26 08:53:33

“我這一輩子的工作都是服從國家需要。

年輕時(shí)候做核物理,做強激光,

現在做農村能源,都是國家需要?!?/strong>

  以“杜祥琬”和“農村”為關(guān)鍵詞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進(jìn)行搜索,很容易看到網(wǎng)友一些帶有爭議性的留言:

  “老年人用煤球做飯省錢(qián)又方便,讓換成天然氣,一些老人真用不好?!?/p>

  “到農村來(lái),了解一下農村的真實(shí)生活,看看農村有幾戶(hù)用得上地暖的?!?/p>

  “燒什么適合百姓心里明白得很,農民自己會(huì )算清楚的?!?/p>

  從核物理到強激光,從能源戰略到氣候變化,從跟著(zhù)鄧稼先、于敏等老一輩科學(xué)家做研究的年輕小伙到“863計劃”激光專(zhuān)家組首席科學(xué)家再到中國能源發(fā)展戰略研究的主持者,已經(jīng)86歲的杜祥琬經(jīng)歷了一次又一次“跨界”。如今,他把目光匯聚到農村,農村能源轉型與革命成為他關(guān)注的重中之重。在杜祥琬看來(lái),和中國革命“農村包圍城市”的路徑一樣,中國的能源革命要從化石能源基礎薄弱的農村入手,要將農村能源發(fā)展納入國家生態(tài)文明建設、能源革命和鄉村振興的戰略框架。

  “但是,研究農村能源和研究氫彈、激光可不一樣。農村能源更貼近民生,更接近農村的老百姓。所以,有時(shí)候大家關(guān)注得多,有些非議,這才是正常的?!?/p>

  60歲后的轉型

  “我這一輩子的工作都是服從國家需要。年輕時(shí)候做核物理,做強激光,現在做農村能源,都是國家需要?!闭f(shuō)起研究農村能源的初衷,杜祥琬這樣回答。

  開(kāi)始研究農村能源時(shí),杜祥琬已逾花甲之年。他始終記得在自己60歲時(shí),已經(jīng)90歲的“兩彈一星”元勛王淦昌先生告訴他:“60歲的人是可以從頭開(kāi)始的!”

  2002年,適逢中國工程院領(lǐng)導班子改選,杜祥琬被推舉為副院長(cháng)并分管能源學(xué)部工作。與此同時(shí),時(shí)年64歲的杜祥琬也開(kāi)啟了一項全新的工作——從事我國能源發(fā)展戰略咨詢(xún)研究。

  彼時(shí),隨著(zhù)我國工業(yè)化進(jìn)程持續推進(jìn),化石能源消耗總量節節高攀。2002年,我國一次能源消費量達到14.8億噸標準煤,成為世界第二大能源消費國。其中,煤炭消費占66.1%,石油占23.4%,天然氣占2.7%。如何保障我國能源安全,如何提高能源使用效率,如何開(kāi)發(fā)布局新能源建設……一連串問(wèn)題接踵而來(lái)。

  “經(jīng)歷了大規模集中使用化石能源、經(jīng)濟粗放增長(cháng)的發(fā)展階段,國家已經(jīng)意識到可持續發(fā)展的重要性,所以中國能源必然要面臨一場(chǎng)巨大的變革,從傳統的化石能源實(shí)現向可再生能源的過(guò)渡。這就是國家的需要?!痹谶@樣的研究背景下,“跨界”而來(lái)的杜祥琬急需一個(gè)突破口。

  杜祥琬把目光轉向了農村——越是大城市,化石能源基礎設施越完備,煤、油、氣、電的運行越是穩定。要想改變這個(gè)穩定的狀態(tài),就要籌集巨額資金對基礎設施進(jìn)行大規模改造,城市能源變革的難點(diǎn)顯而易見(jiàn)?!稗r村就完全不一樣了。農村有豐富的可再生能源資源,可以就地生產(chǎn)、就地消費。而且農村的基礎設施相對薄弱,不像城市有成熟的管道和電網(wǎng)系統,所以在農村發(fā)展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也比較低、阻力也小。通過(guò)現代工業(yè)手段利用風(fēng)、光、水、生物質(zhì)、地熱,就可以實(shí)現能源結構的轉型和變革?!?/p>

  有了方向,杜祥琬邁開(kāi)了腳步——到農村去?!拔掖_實(shí)沒(méi)有在農村長(cháng)期生活過(guò),這一點(diǎn)上,網(wǎng)友沒(méi)有冤枉我,我的確應該算個(gè)城里人?!闭勂鹁W(wǎng)絡(luò )上的質(zhì)疑之聲,杜祥琬顯得很輕松,“所以,我更要去仔仔細細地調研?!倍畔殓チ瞬膳枨缶薮蟮臇|北,去了當時(shí)空氣質(zhì)量問(wèn)題日益突出的京津冀,回到了自己的河南老家……他要看看農村的老百姓到底都在用什么樣的能源?!叭∨褪菬窕?、燒煤,柴火是那種直接從農田里收回晾干的玉米秸稈,煤就是特別劣質(zhì)的散煤,屋子四面透風(fēng),熱氣很快就散出去了。不是一兩家,是家家戶(hù)戶(hù)都這樣。污染空氣、浪費能源,還有很大安全隱患?!倍畔殓业搅税Y結所在——對散燒煤的高度依賴(lài)和生物質(zhì)能的低效利用。

杜祥琬在河南濮陽(yáng)考察農村沼氣應用。

  系統學(xué)術(shù)研究的同時(shí),杜祥琬開(kāi)始在各式各樣的公開(kāi)場(chǎng)合呼吁,希望監管部門(mén)重視對農村散煤的治理和生物質(zhì)資源的高效多元利用,他也通過(guò)各種渠道提出可能的替代方案?!斑@就像是給農村的能源使用動(dòng)一個(gè)大手術(shù),過(guò)程很難熬,術(shù)后還有很長(cháng)的恢復期,但要長(cháng)久地健康地活下去,這個(gè)手術(shù)必須要做?!?/p>

  去蘭考

  要操刀這樣一個(gè)大手術(shù),杜祥琬必須先做一個(gè)小范圍的試驗,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家河南。

  “河南省人口超過(guò)1億,能源一部分依靠外省引入,壓力很大。那里的能源發(fā)展狀況幾乎就是整個(gè)中國的縮影。從河南的鄉村入手,說(shuō)不定就可以走出一個(gè)可以供全國多個(gè)鄉村參考復制的路子?!倍畔殓x定了焦裕祿精神的發(fā)源地——蘭考?!盎A的條件符合試點(diǎn)要求,而且蘭考在全國有很高的知名度,這里的能源轉型如果能夠成功,自然會(huì )引起全國關(guān)注。用現在流行的話(huà)說(shuō),叫自帶流量?!?/p>

  彼時(shí),中國工程院正在和河南省政府籌備共建中國工程科技發(fā)展戰略河南研究院,杜祥琬找到研究院的負責人之一、時(shí)任鄭州大學(xué)黨委書(shū)記的劉炯天,希望依托研究院把農村能源革命的試點(diǎn)落在河南蘭考。

  兩人一拍即合,河南省更是表態(tài)大力支持。2018年,國家能源局正式批復同意河南省蘭考縣開(kāi)展全國首個(gè)農村能源革命試點(diǎn)縣建設。杜祥琬心里這才慢慢有了底。

  想讓村里少燒劣質(zhì)煤,少燒柴火,就要給老百姓找到合適的替代品。落了地、進(jìn)了村,杜祥琬深刻地意識到,替代品的關(guān)鍵在于其經(jīng)濟性。交談中,有村民反問(wèn)杜祥琬:“誰(shuí)愿意滿(mǎn)院子堆柴火和煤球?誰(shuí)愿意屋里灰漆漆的?誰(shuí)不想跟城里一樣,家里干干凈凈、暖暖和和的?用電,電費得多少錢(qián)?”

  杜祥琬心里很清楚,在“暖和”“便宜”的基本訴求面前,能源轉型、氣候變化這樣的字眼顯得那么不接地氣?!巴罅苏f(shuō)散煤治理是戰略方向,但能不能推得動(dòng)、推得開(kāi),老百姓關(guān)心的是錢(qián)的問(wèn)題。市場(chǎng)也一樣,不接受貴的東西?!倍畔殓f(shuō),“要想用得上、用得起,就不能老是依靠外來(lái)的,要有‘遠方’的,更要有‘身邊’的。蘭考要證明的就是農村自己的資源就可以變成電力,變成新能源,起碼總量上夠自己用,這很重要。然后才是具體如何使用的問(wèn)題?!?/p>

  蘭考縣位于“九曲黃河”的最后一道折彎,泥沙沉積,河道風(fēng)勁。由于黃河數次改道,故道、故堤和沙丘、村莊結合形成了上百個(gè)風(fēng)口。據蘭考縣志記載,新中國成立前的100多年間,蘭考被風(fēng)沙掩埋的村莊超過(guò)60個(gè)。

  “把蘭考的風(fēng)利用起來(lái),發(fā)電。農村老百姓的家里的屋頂裝上太陽(yáng)能,然后大量廢棄的秸稈、畜禽糞便、生活垃圾,也可以用來(lái)發(fā)電,還可以作為生物天然氣的原料。這些都是可再生的綠色能源?!倍畔殓押暧^(guān)戰略研究夯實(shí)到蘭考的一個(gè)個(gè)村子和一戶(hù)戶(hù)村民家里?!罢f(shuō)起來(lái)挺簡(jiǎn)單,其實(shí)哪是那么容易,用電量大了農村的老電網(wǎng)受不了,要改造。還有一系列的技術(shù)問(wèn)題、土地問(wèn)題,還有老百姓的使用習慣問(wèn)題,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來(lái)唄,既然都叫‘革命’了,那肯定有難度啊?!倍畔殓锌?。

  “有人說(shuō)杜祥琬一說(shuō)起能源,必提農村,提到農村,就必提蘭考,大會(huì )小會(huì )把蘭考掛在嘴邊?!倍畔殓⒉换乇艽蠹覍λ脑u價(jià),“我確實(shí)是一遍一遍地提,試點(diǎn)要做下去,需要太多東西了,需要方方面面的支持?!?/p>

杜祥琬在公開(kāi)會(huì )議上介紹蘭考農村能源革命相關(guān)研究課題。

  吸引企業(yè)投資,爭取政策支持,改變在一點(diǎn)點(diǎn)發(fā)生。自2017年7月開(kāi)展試點(diǎn)工作至今,蘭考縣全面淘汰了薪柴和散燒煤,清潔取暖普及率從14%提高到99%。新能源發(fā)電量占全社會(huì )用電量的比重從21%提高到90%,全縣生活垃圾無(wú)害化處理率達到94%以上,農作物秸稈資源化利用率達到90%以上。

  “現在,去蘭考‘取經(jīng)’的人多了,想要去做新能源開(kāi)發(fā)的也多了,我也不用各種場(chǎng)合地提了。數字自會(huì )有官方驗收總結,但現在走在村里,我能看到老百姓自己屋頂上在發(fā)電,自己家里用得起空調。這比數字還讓人安心?!闭f(shuō)這些時(shí),杜祥琬一直在笑。

  武家山的心結

  與杜祥琬交流,可以明顯感到他談起工作時(shí)的興奮狀態(tài)。無(wú)論是年輕時(shí)埋頭于實(shí)驗室,還是年老時(shí)奔走于鄉野間,他都沉醉其中,滔滔不絕。

  直到提起一個(gè)叫“武家山”的地方,杜祥琬短暫地陷入了沉思,那是他迄今為止為數不多的農村生活。

  1965年,剛從蘇聯(lián)學(xué)習回來(lái)參加工作不久的杜祥琬,滿(mǎn)懷熱情地報名投入到全國開(kāi)展的“四清運動(dòng)”。杜祥琬跟隨當時(shí)的第二機械工業(yè)部下派到河南省靈寶市焦村鎮武家山村,協(xié)助當地干部開(kāi)展工作。

1960年,杜祥琬在莫斯科求學(xué)。

  順著(zhù)山脈由高到低,武家山村一共分布著(zhù)8個(gè)生產(chǎn)隊,杜祥琬被分配到了地勢最高的一個(gè)?!霸谏巾斏暇褪亲「G洞,當時(shí)村里人先領(lǐng)我去了生產(chǎn)隊會(huì )計趙景謀家的窯洞,算是村里條件比較好的了?!倍畔殓畔滦欣?,自己在村子里轉了一圈,回來(lái)后他告訴村里人,他找到了新的住處。他發(fā)現在不遠處的一個(gè)窯洞里住著(zhù)一位年逾80歲的老人。老爺子家里有兩塊門(mén)板,一塊是老人自己的床,另一塊還閑著(zhù),征得老人的同意后,杜祥琬決定把行李搬過(guò)去和老人同住?!澳鞘且欢翁厥獾臅r(shí)期,去農村搞‘四清’,肯定是要跟貧下中農同吃、同住、同勞動(dòng),怎么能住在村干部家呢,不行的?!?/p>

  山頂地勢高,缺水是武家山的常態(tài),每天步行到山下挑水是村里人生活的日常?!疤羲纳铰诽貏e陡,還有很深的溝,特別是下雨天就更難走了。我當時(shí)就和村里人一路上顛著(zhù)扁擔,唱著(zhù)歌,也不覺(jué)得累。我教大家唱《高舉革命大旗》,‘我們年青人,有顆火熱的心……’”杜祥琬哼著(zhù)歌,思緒又回到了60年前。

  “‘四清’的時(shí)候我也做了錯事,執行了錯誤的指示,干預過(guò)老鄉對村干部的選舉?!彪m然時(shí)隔多年,杜祥琬卻一直都記得當時(shí)的情形?!吧a(chǎn)隊改選隊長(cháng),我給大伙發(fā)選票,選票上還蓋著(zhù)我的名章,結果老鄉們選出來(lái)的還是原來(lái)的隊長(cháng),我竟然宣布作廢,我當時(shí)接到的指示就是必須要換人。后來(lái)推選出一個(gè)老實(shí)巴交的貧下中農,雖然人很好,但他不如之前的隊長(cháng)懂生產(chǎn)?!边@件事一直梗在杜祥琬心里,多年不曾忘記。

  2014年10月,杜祥琬在三門(mén)峽參加一場(chǎng)學(xué)術(shù)會(huì )議,參會(huì )地點(diǎn)距離武家山車(chē)程不足2小時(shí)?!拔蚁胍厝タ纯?,一直都想回去?!倍畔殓袀€(gè)心結。當時(shí),一同參會(huì )的三門(mén)峽科協(xié)黨組書(shū)記郭亞娟正是武家山人,得知杜祥琬想要重回武家山村,表示愿意幫這位時(shí)年76歲的老人實(shí)現這個(gè)心愿。

  一路驅車(chē)進(jìn)村,杜祥琬心中五味雜陳。還未到村部,車(chē)子一停在村口,居然有老鄉直接就喊出了杜祥琬的名字。

  “老杜,你還記得我嗎?那個(gè)時(shí)候咱村吃水不方便,你經(jīng)常走好幾里山路幫我家挑水,我父母都說(shuō)你好呢?!?/p>

  “你是李仙榮,我當然記得你了。那時(shí)候我們都還年輕,我記得你比我小?!?/p>

2014年,杜祥琬重回武家山探望老鄉。

  知道杜祥琬要回村,村里特意把文化大院的會(huì )議室收拾出來(lái)作為臨時(shí)的“貴賓接待室”?!耙贿M(jìn)屋桌子上就擺了一大盤(pán)蘋(píng)果,現在當地盛產(chǎn)蘋(píng)果,特別甜。年輕的時(shí)候,武家山哪有蘋(píng)果吃啊,我們在那吃的是柿子泥和的玉米面,吃多了還會(huì )拉肚子,但是肚子餓還不能不吃?!?/p>

  老鄉們帶著(zhù)杜祥琬去找當年住過(guò)的窯洞,土窯雖已坍塌,但從周?chē)沫h(huán)境中還依稀可辨當年的景象。村里人告訴杜祥琬,大家早已告別了住窯洞的日子,幾處保留下來(lái)的窯洞現在都是用來(lái)停放農用車(chē),擺放農具,盛放糧食。

  幾經(jīng)猶豫,杜祥琬還是跟幾個(gè)年邁的老鄉開(kāi)了口:“當年選舉的時(shí)候,我……”話(huà)還沒(méi)說(shuō)完,老鄉就接過(guò)去說(shuō):“你們那會(huì )兒年輕,從城里到我們這兒來(lái),幫我們做了很多好事,幫我們挑水、下地干活,還幫我們建了個(gè)水庫,不容易啊……”杜祥琬沒(méi)有再說(shuō)下去,老鄉們知道他想要說(shuō)什么。

  在從武家山返回三門(mén)峽的途中,杜祥琬收到了老鄉趙景謀發(fā)來(lái)的信息,是一首詩(shī):

  折柳當年拭淚腮,青山張臂故人來(lái)。

  居同孤老寒窯洞,食在貧家土灶臺。

  指點(diǎn)鄉村猶小道,縱橫學(xué)海展雄才。

  滄桑半紀風(fēng)云事,執手何須嘆發(fā)白。

  “他們什么都知道,他們只記得你做的好事,根本不想聽(tīng)你的歉意?!倍畔殓睦锫癫亓税雮€(gè)世紀的不安和歉意,終于釋?xiě)??!拔译m然只在武家山住了半年,但卻惦記了半輩子。時(shí)間久了,甚至覺(jué)得那里就像是我的家鄉一樣?!?/p>

  鄉野中的童年

  這種“家鄉”之感并非是無(wú)來(lái)由的情愫。杜祥琬說(shuō),在6歲以前,他幾乎都是在鄉村度過(guò),淳樸善良的村里人就是他幼年記憶中家鄉的樣子。

  杜祥琬出生的1938年正值抗日戰爭期間。彼時(shí),杜祥琬的父母帶著(zhù)全家隨開(kāi)封高中一路南遷到南陽(yáng),在南陽(yáng)鎮平縣石佛寺、內鄉縣夏館鎮等地輾轉奔波?!澳详?yáng)過(guò)去又叫宛城,所以我名字里面有個(gè)‘琬’字?!?/p>

  顛沛流離的“逃難”生活并沒(méi)有給年幼的杜祥琬留下痛苦的記憶。相反,他覺(jué)得自己的童年是幸??鞓?lè )的。

  年幼的杜祥琬和小伙伴翻院墻、玩泥巴的時(shí)候,父親會(huì )在自家院子里和學(xué)生讀書(shū)交流。那些年,開(kāi)封高中等學(xué)校的進(jìn)步師生創(chuàng )建了我黨的外圍組織“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讀書(shū)社”,杜祥琬的父親正是讀書(shū)社的輔導老師,組織大家閱讀進(jìn)步書(shū)刊,積極宣傳科學(xué)民主思想和黨的抗日主張?!澳菚r(shí)候我根本不知道父親在做什么,但我記得他和學(xué)生們慷慨激昂的樣子?!?/p>

  “南陽(yáng)種稻米,一大鍋米飯蒸出來(lái),鍋底是金燦燦的鍋巴,就著(zhù)水煮的黃豆芽,我覺(jué)得那就是最好吃的東西?!倍畔殓浀?,每每有了好吃的鍋巴,母親都會(huì )給他們講故事,一邊聽(tīng)故事一邊吃鍋巴是最美好的童年回憶?!皨寢屪?lèi)?ài)講《呂梁英雄傳》,我現在都還記得里面武二娃的故事,全康家寨最年輕的民兵?!?/p>

  杜祥琬隱約記得,在仲夏傍晚,父親和母親會(huì )時(shí)常帶著(zhù)他和哥哥姐姐,一起圍坐在大石頭上,領(lǐng)著(zhù)他們吟唱《滿(mǎn)江紅》《偉大的呂梁》?!皡瘟?,偉大的呂梁,伸出你的拳頭,把敵人消滅在我們的土地上……”“唱這些歌的時(shí)候,總感覺(jué)爸爸媽媽沉浸在一種很悲壯的氣氛中,他們有時(shí)候會(huì )情不自禁的握緊拳頭,我那時(shí)還小,也會(huì )學(xué)他們的樣子唱歌?!?/p>

  杜祥琬說(shuō),時(shí)至今日,自己的每一步選擇以國家需要為先,或許正是年幼時(shí)鄉野中生長(cháng)的愛(ài)國情懷一直深深根植于心?!澳菚r(shí)在村里,身邊的人對我都很好,那就是家的感覺(jué),令人安心的感覺(jué)?!?/p>

作者: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(wǎng)記者 姚金楠

杜祥琬簡(jiǎn)介

杜祥琬在寧夏調研新能源發(fā)電項目。

杜祥琬,中國工程院院士,俄聯(lián)邦工程院外籍院士、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(cháng),應用核物理、強激光技術(shù)和能源戰略專(zhuān)家。當前,面向實(shí)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切實(shí)需要,杜祥琬將研究重點(diǎn)聚焦于能源和氣候變化領(lǐng)域,農村能源轉型與革命等成為杜祥琬的重要研究課題。

相關(guān)新聞
左側固定廣告

服務(wù)郵箱:agricn@126.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395205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

農民日報社主辦,中國農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,禁止使用

Copyright?2019-2022 by farmer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