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民日報社主辦

首頁(yè) 熱點(diǎn) 詳情

健全耕地“三位一體”保護制度 守住糧食生產(chǎn)的命根子
——對話(huà)謝建華、孫占祥、孔祥斌

  • 來(lái)源:農民日報
  • 編輯:李憶寧
  • 作者:李清新 李金平
  • 2024-06-25 09:15:04

耕地是糧食生產(chǎn)的命根子,是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根基。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黨中央先后實(shí)施一系列硬措施,守住了耕地紅線(xiàn),初步遏制了耕地總量持續下滑趨勢。2024年中央一號文件要求,健全耕地數量、質(zhì)量、生態(tài)“三位一體”保護制度體系,落實(shí)新一輪國土空間規劃明確的耕地和永久基本農田保護任務(wù)。在新一輪糧食產(chǎn)能提升行動(dòng)的大背景下,如何節約集約用地,鞏固耕地保護的成果?如何嚴守耕地紅線(xiàn),全面提升耕地質(zhì)量?如何落實(shí)“三位一體”的保護制度?今天是全國土地日,本期對話(huà)邀請謝建華、孫占祥、孔祥斌等專(zhuān)家,就耕地保護相關(guān)話(huà)題展開(kāi)交流討論。

嘉賓

謝建華 農業(yè)農村部耕地質(zhì)量監測保護中心主任

孫占祥 遼寧省農業(yè)科學(xué)院黨組成員、副院長(cháng)

孔祥斌 中國農業(yè)大學(xué)國家農業(yè)科技戰略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

主持人: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(wǎng)記者 李清新 李金平

  我國人多地少的基本國情沒(méi)有變。要促進(jìn)耕地資源的永續利用,必須要牢固樹(shù)立耕地數量、質(zhì)量、生態(tài)“三位一體”保護理念,堅決守住18億畝耕地紅線(xiàn)

  主持人:目前,我國耕地資源現狀如何?

  孔祥斌:我國人多地少,這是一個(gè)基本的客觀(guān)事實(shí)。第一,耕地分布不均?!昂鸁ㄓ咕€(xiàn)”西側是降雨小于400毫米的高山沙漠區域,分布著(zhù)我國不到10%的人口,卻占據了我國55%以上的國土面積,東側分布著(zhù)我國90%以上的人口。第二,耕地總量不足。據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顯示,2019年我國實(shí)有耕地19.18億畝,比2009年第二次全國國土調查時(shí)數量減少了1.13億畝,而同期建設用地總量較2009年“二調”增加了1.28億畝,年均增加1280萬(wàn)畝。第三,耕地質(zhì)量不高。我國質(zhì)量中下等的耕地占三分之二,山地、丘陵地區耕地面積較大,坡耕地多。碎片耕地多,影響機械化作業(yè)。耕地水土資源匹配差,我國耕地中近一半是旱田,主要靠天吃飯。優(yōu)質(zhì)耕地流失,特別是在東部區域,存在占優(yōu)補劣等問(wèn)題。

  謝建華:我國人多地少的基本國情沒(méi)有變,決定了我們必須把關(guān)系14億多人吃飯大事的耕地保護好,絕不能有閃失。這些都是基于國情農情作出的科學(xué)判斷。據測算,中國14億多人口,每天要消耗70萬(wàn)噸糧、9.8萬(wàn)噸油、192萬(wàn)噸菜和23萬(wàn)噸肉。要滿(mǎn)足如此龐大的消費需求,我們必須要有足夠的高質(zhì)量耕地做保障,也就是每年的糧棉油糖菜播種面積大概穩定在23億~24億畝,如果按1.3的復種指數倒推計算,耕地必須保持在18億畝,這是底線(xiàn)。隨著(zhù)城鎮化快速發(fā)展和消費結構升級,糧食和重要農產(chǎn)品需求還會(huì )持續增長(cháng)??紤]到我國后備耕地資源有限、不穩定耕地退耕、發(fā)展建設占用等因素,依靠擴大播種面積增加糧食和農產(chǎn)品供給的潛力有限。必須在守住耕地紅線(xiàn)的基礎上,通過(guò)提升耕地質(zhì)量來(lái)提高單產(chǎn),以質(zhì)量換數量,釋放保供潛力。要促進(jìn)耕地資源的永續利用,必須要牢固樹(shù)立耕地數量、質(zhì)量、生態(tài)“三位一體”保護理念,堅決守住18億畝耕地紅線(xiàn)

  主持人:當前,我國耕地資源利用面臨哪些問(wèn)題?

  謝建華:我國耕地可持續利用面臨三大問(wèn)題。一是耕地“數量平衡”遇到瓶頸。耕地資源有限,人多地少矛盾突出,“人均一畝三分地、戶(hù)均不過(guò)十畝田”,是我國許多地方農業(yè)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。耕地數量還面臨著(zhù)耕地后備資源難以為繼、建設用地需求仍有增加趨勢、耕地種植用途管控難度較大等問(wèn)題,守住耕地紅線(xiàn)責任重大。二是耕地“質(zhì)量平衡”難度加大。在執行耕地占補平衡制度過(guò)程中,占用的耕地多為城鎮邊緣的優(yōu)質(zhì)耕地,而補充的耕地往往處于偏遠地區且分布零散、條件較差。與此同時(shí),補充耕地后續培肥的長(cháng)效機制還不健全,占優(yōu)補劣現象依然存在。三是耕地“生態(tài)平衡”矛盾突出。在過(guò)去相當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內,部分地方采取諸如在湖區圍湖造田、在草原上開(kāi)墾草地、在山區修建梯田等措施,導致湖泊的面積、草原的面積和仍然保持自然生態(tài)的面積大幅度減少,造成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惡化。出現以損失林地、草地等生態(tài)用地為代價(jià)開(kāi)發(fā)為耕地的事例。這不但會(huì )引起新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問(wèn)題,也使新增耕地本身受自然災害威脅的可能性增加,值得引起高度關(guān)注。

  就保障國家糧食安全而言,耕地數量是基礎、質(zhì)量是核心、生態(tài)是目標,只有守住耕地數量紅線(xiàn),才能確保生產(chǎn)出足夠的糧食,只有不斷提高耕地質(zhì)量,才能確保耕地高產(chǎn)穩產(chǎn),只有落實(shí)耕地的生態(tài)化保護,才能確保耕地永續利用

  主持人:如何理解耕地數量、質(zhì)量、生態(tài)“三位一體”的保護制度?

  謝建華:新中國成立以來(lái),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我國通過(guò)健全耕地保護相關(guān)制度,加強耕地質(zhì)量監測評價(jià)基礎性工作,強化耕地質(zhì)量建設與產(chǎn)能提升,耕地數量得到有效保護、質(zhì)量穩步提升,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、農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安全和農業(yè)生態(tài)安全奠定了堅實(shí)基礎。

  一是耕地用途管制制度。通過(guò)實(shí)行國土空間規劃管理,要求各級人民政府均需編制國土空間規劃,確定每一塊土地的用途,改變了以往因無(wú)計劃管理造成的混亂局面。通過(guò)實(shí)行用地計劃與審批,堅持“農地、農有、農用”原則,限制農地非農化,嚴格建設用地審批。

  二是永久基本農田保護制度。劃定了15.46億畝永久基本農田,對質(zhì)量好、產(chǎn)量高、生產(chǎn)潛力大且集中連片的耕地實(shí)施特殊保護,永久基本農田轉為建設用地的由國務(wù)院批準。

  三是耕地占補平衡制度。非農建設經(jīng)批準占用耕地的,按照“占多少,墾多少”的原則,由占用耕地的單位負責開(kāi)墾與所占用耕地的數量和質(zhì)量相當的耕地;沒(méi)有條件開(kāi)墾或者開(kāi)墾的耕地不符合要求的,應當按照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規定繳納耕地開(kāi)墾費,專(zhuān)款用于開(kāi)墾新的耕地。按照2023年中央財經(jīng)委員會(huì )第二次會(huì )議精神,近期將改革完善耕地占補平衡制度,將各類(lèi)對耕地的占用統一納入占補平衡管理。今后,將建立部門(mén)聯(lián)合開(kāi)展補充耕地驗收評定和“市縣審核、省級復核、社會(huì )監督”機制,確保補充的耕地數量相等、質(zhì)量相當、產(chǎn)能不降。

  四是耕地保護責任考核制度。2005年,國務(wù)院辦公廳印發(fā)《省級政府耕地保護責任目標考核辦法》,實(shí)施省級政府耕地保護第一責任人制度,從2006年起,在每個(gè)規劃期的期中和期末對省級政府的耕地保護情況進(jìn)行考核。2015年,國務(wù)院辦公廳印發(fā)《糧食安全省長(cháng)責任制考核辦法》,將耕地保護與質(zhì)量提升情況納入考核內容。2023年,啟動(dòng)省級黨委和政府落實(shí)耕地保護和糧食安全責任制考核,同年啟動(dòng)省級黨委和政府推進(jìn)鄉村振興戰略實(shí)績(jì)考核,以耕地數量、質(zhì)量、生態(tài)“三位一體”保護為重點(diǎn)內容之一的黨政同責考核體系日臻完善。

  孫占祥:耕地是糧食生產(chǎn)的命根子,就保障國家糧食安全而言,耕地數量是基礎、質(zhì)量是核心、生態(tài)是目標,只有守住耕地數量紅線(xiàn),才能確保生產(chǎn)出足夠的糧食,只有不斷提高耕地質(zhì)量,才能確保耕地高產(chǎn)穩產(chǎn),只有落實(shí)耕地的生態(tài)化保護,才能確保耕地永續利用。目前,在耕地保護方面還存在單一注重數量或質(zhì)量指標,把數量、質(zhì)量和生態(tài)統籌考慮的綜合性保護不夠的問(wèn)題?!叭灰惑w”的保護制度正是圍繞耕地數量、質(zhì)量、生態(tài)“三位一體”的保護目標,針對不同區域存在的主要問(wèn)題,有針對性地設計耕地綜合保護的標準,并建立完善的監管機制,以實(shí)現耕地的永續利用。

  孔祥斌:如何實(shí)現耕地資源永續利用,是一道保護難題,中國有限的耕地資源面臨保障生存和發(fā)展的雙重挑戰。而中國耕地數量、質(zhì)量、生態(tài)“三位一體”的保護制度設計就是與時(shí)俱進(jìn),適應社會(huì )變革完善優(yōu)化的結果,更是自我完善,追求持續發(fā)展的制度選擇。

  在新的歷史時(shí)期,中國的耕地保護進(jìn)入到全球化、工業(yè)化、大食物化等新發(fā)展階段,耕地保護面臨新的問(wèn)題,耕地數量面臨“非農化、非糧化、非食物化、撂荒化”的挑戰;耕地質(zhì)量面臨“規模細碎化、質(zhì)量退化、設施老化”新挑戰;生態(tài)保護面臨“土壤污染、微生物減少、面源污染”等新挑戰。因此,2024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健全耕地數量、質(zhì)量和生態(tài)“三位一體”保護制度體系,具有鮮明的時(shí)代特色。

  主持人:“三位一體”保護制度中關(guān)于耕地生態(tài)保護如何落實(shí)?如何實(shí)現土地的永續利用、糧食生產(chǎn)的綠色可持續?

  謝建華:山水林田湖草沙是一個(gè)生命共同體,同是生態(tài)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,各要素之間相互轉化、相互依存、相互影響。要落實(shí)耕地生態(tài)保護,就要將耕地納入整個(gè)生態(tài)系統中考慮,平衡糧食安全和生態(tài)保護。一是“以水定地”開(kāi)發(fā)耕地后備資源,兼顧“生態(tài)平衡”發(fā)展需要。加強頂層設計,堅持規劃先行,統籌好糧食安全和生態(tài)安全的關(guān)系,科學(xué)評價(jià)水資源承載能力,對耕地后備資源的集中開(kāi)發(fā)進(jìn)行整體設計與綜合評估,統籌考慮財力可持續和生態(tài)可承受,經(jīng)嚴格審批后確定耕地后備資源開(kāi)發(fā)規模,有序推進(jìn)耕地后備資源特別是鹽堿地資源的開(kāi)發(fā)。二是優(yōu)化整體布局,統籌推進(jìn)農田水利設施建設。優(yōu)化區域水利基礎設施的整體布局、結構功能和系統集成,在建設好大中型灌區、大中型灌排泵站等工程的同時(shí),建設好小水池、小塘壩、小水渠等深入耕地田間地頭的小型農業(yè)水利設施,構建庫塘相通、池渠相連的農村水利設施網(wǎng)絡(luò ),為耕地資源的可持續利用與管護提供基本條件。三是加強退化耕地治理,持續提升糧食綜合生產(chǎn)能力。抓好東北黑土地保護利用、鹽堿地綜合利用、酸化耕地治理,在提升耕地生產(chǎn)能力的同時(shí),促進(jìn)耕地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改善。大力實(shí)施耕地有機質(zhì)提升行動(dòng),在保證環(huán)境安全的前提下,因地制宜選擇當地有機物源開(kāi)展土壤有機質(zhì)提升。四是堅持新發(fā)展理念,推動(dòng)農業(yè)綠色發(fā)展。實(shí)現農業(yè)綠色發(fā)展,全面推進(jìn)美麗中國建設,既要管好耕地投入品,科學(xué)管控肥料、農藥的不合理施用;又要嚴防工業(yè)和城鎮污染向農業(yè)轉移,科學(xué)加強農業(yè)廢棄物資源化利用,有序推進(jìn)重金屬污染耕地治理修復,通過(guò)涵養和改善土壤生態(tài)來(lái)保障食品安全,以生態(tài)促質(zhì)量、兜牢安全底線(xiàn)。

  孔祥斌:我國已經(jīng)實(shí)現從“吃得飽”轉向“吃得健康”。但是,我們也應該看到黑土地退化、地下水下降以及農藥殘留、面源污染、溫室氣體排放等問(wèn)題,要實(shí)現生態(tài)保護落實(shí),耕地保護必須要實(shí)現從單純依賴(lài)“生產(chǎn)端保護”到“生產(chǎn)端與消費端協(xié)同保護”的轉變,順應健康飲食消費需求,適應食物消費從“全球化”到“再地化”轉變,滿(mǎn)足消費再地化對有機、綠色、安全的需求,推動(dòng)生態(tài)農田、功能農田、有機農田建設,建立生產(chǎn)與消費協(xié)同、綠色建設與生產(chǎn)的消費理念,推動(dòng)耕地生態(tài)保護,實(shí)現耕地資源持續利用。

  孫占祥:耕地生態(tài)保護在我國起步較晚,目前關(guān)于耕地生態(tài)保護論述多局限于一些具體技術(shù),且系統性不夠。在國外,特別是歐洲一些國家已有部分成功做法可供參考,特別是在法律規定和標準約束方面值得學(xué)習借鑒。如英國關(guān)于農田防護林的樹(shù)木高度、林帶寬度,農田周邊耕地緩沖帶寬度等都有具體標準;關(guān)于農場(chǎng)種植作物,生產(chǎn)管理部門(mén)會(huì )在測土基礎上給出具體配方,并明確可購買(mǎi)的化肥種類(lèi)和數量,且不允許超量購買(mǎi)和使用;同時(shí),國家層面還有相關(guān)法律給予約束,這樣就從源頭上保證了耕地的生態(tài)保護。目前,我國在這些方面還有一定的差距,應盡快起草耕地生態(tài)保護的法律,并根據不同區域的特點(diǎn),制定相應的標準,同時(shí)要加大耕地生態(tài)保護方面科學(xué)研究工作的支持力度,通過(guò)科技創(chuàng )新,集成構建適合不同區域的技術(shù)模式,從而實(shí)現法律、標準、科技的配套保障。

  在保數量的基礎上,提升耕地質(zhì)量,需要統籌當前和長(cháng)遠,生產(chǎn)和生態(tài),工程、農機和農藝等多方關(guān)系,大力推進(jìn)高標準農田建設、黑土地保護、酸化耕地治理、鹽堿地綜合利用,建立永續利用的長(cháng)效機制

  主持人:在嚴守耕地紅線(xiàn)的基礎上,如何全力提升耕地質(zhì)量,加快建設現代化良田?

  謝建華:在原則上,要堅持“四個(gè)統籌”。統籌當前和長(cháng)遠。既要立足當前,解決耕地質(zhì)量面臨的突出問(wèn)題,在短期內抓出成效;又要著(zhù)眼長(cháng)遠,建立耕地質(zhì)量建設長(cháng)效機制,久久為功,持之以恒。統籌生產(chǎn)和生態(tài)。既要滿(mǎn)足發(fā)展生產(chǎn),保障糧食和重要農產(chǎn)品穩定安全供給;又要合理利用耕地資源,發(fā)揮耕地生態(tài)涵養作用,促進(jìn)可持續發(fā)展。統籌工程與農藝。既要注重田、林、路、渠、電等設施建設,又要注重土壤培肥、耕作栽培等農藝技術(shù)應用,還要加強耕地質(zhì)量管理,引導農民自覺(jué)保護耕地質(zhì)量。統籌農機與農藝。圍繞耕地土壤障礙因素和作物生產(chǎn)特點(diǎn),把耕地質(zhì)量保護與耕作栽培技術(shù)集成化,融于農機作業(yè)中,大力推廣實(shí)施輕簡(jiǎn)、高效、操作性強的耕地質(zhì)量保護綜合技術(shù)。

  在路徑上,要突出“五字要領(lǐng)”。耕地質(zhì)量保護和建設技術(shù)性很強,要在總結經(jīng)驗的基礎上,提煉一套行之有效的技術(shù)模式和技術(shù)路徑,重點(diǎn)是抓好建、改、培、保、控五個(gè)方面?!敖ā奔锤邩藴兽r田建設。加快實(shí)施《全國高標準農田建設規劃(2021—2030年)》,堅持新增建設和改造提升并重、建設數量和建成質(zhì)量并重、工程建設和建后管護并重、產(chǎn)能提升和綠色發(fā)展協(xié)調,確保建一塊成一塊,實(shí)現高標準農田高質(zhì)量建設、高效率管理、高水平利用?!案摹奔锤牧纪寥?。重點(diǎn)是改善土壤理化性狀,改良鹽堿化、酸化等障礙土壤,改進(jìn)耕作栽培方式?!芭唷奔磁喾实亓?。重點(diǎn)是提高土壤有機質(zhì)含量,提高貧瘠土壤肥力,提高耕地基礎地力?!氨!奔幢K7?。重點(diǎn)是推廣深耕深松、水肥一體化技術(shù),實(shí)現保水節肥?!翱亍奔纯匚坌迯?。重點(diǎn)是控施化肥農藥,阻控重金屬和有機物污染,控制農膜殘留,加強對耕地投入品的監管,改善農產(chǎn)品產(chǎn)地環(huán)境。

  在工作上,要做到“五個(gè)強化”。一是強化規劃引領(lǐng)。結合《全國高標準農田建設規劃(2021—2030年)》《東北黑土地保護利用規劃綱要(2017—2030年)》實(shí)施,組織編制相關(guān)規劃,同時(shí)推動(dòng)出臺地方耕地質(zhì)量保護規劃。二是強化監測評價(jià)。加強耕地質(zhì)量監測網(wǎng)絡(luò )建設,完善監測內容,建立調查監測評價(jià)制度,強化結果應用。三是強化科學(xué)治理。要在分析土壤主要障礙因素的基礎上,加強耕地質(zhì)量建設模式研究,集成組裝技術(shù)模式,因地制宜、循序漸進(jìn),突出重點(diǎn)、分類(lèi)施策。四是強化保護監督。加強耕地質(zhì)量監督考核,加強法制保障,健全耕地質(zhì)量建設保護投入機制。五是強化體系建設。樹(shù)立耕地質(zhì)量監測保護體系大局意識,強化創(chuàng )新意識、協(xié)作意識與創(chuàng )新意識。

  孫占祥:糧食要高產(chǎn),良田是保障。要在嚴守耕地紅線(xiàn)的基礎上,針對不同區域耕地存在的主要問(wèn)題,從土壤質(zhì)量提升、酸化趨勢控制、水土侵蝕防控、防護林營(yíng)造及水利設施建設等方面多角度同步發(fā)力,因地制宜制定建設任務(wù)和目標,建設功能齊備的現代化高標準良田,確保其具有穩產(chǎn)高產(chǎn)和可持續利用的性能,從而為我國糧食安全提供耕地保障。

  主持人:如何做好黑土地、鹽堿地、酸化耕地等耕地類(lèi)型的質(zhì)量提升工作?

  謝建華:在黑土地保護利用方面。東北黑土區是我國重要的糧食生產(chǎn)優(yōu)勢區、最大的商品糧生產(chǎn)基地,保護利用好東北黑土地,對保障我國糧食安全、端牢中國人飯碗意義重大。實(shí)施好國家黑土地保護工程,按照《國家黑土地保護工程實(shí)施方案(2021—2025年)》要求,一是加強黑土地農田基礎設施建設,持續完善黑土區農田基礎設施,改善農業(yè)生產(chǎn)條件,增強黑土地防災減災抗災能力,鞏固和提升黑土地糧食綜合生產(chǎn)能力。二是建立健全黑土地專(zhuān)項監測評價(jià)制度,推動(dòng)完善黑土區耕地質(zhì)量監測體系,健全耕地質(zhì)量監測網(wǎng)絡(luò ),跟蹤評價(jià)黑土地質(zhì)量變化情況。三是統籌實(shí)施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、秸稈綜合利用還田、深松整地、綠色種養循環(huán)農業(yè)、保護性耕作等技術(shù)措施,綜合施策提升黑土質(zhì)量。

  在鹽堿地綜合利用方面。一是摸清鹽堿地資源狀況。結合開(kāi)展第三次全國土壤普查,摸清不同區域鹽堿地土壤資源、水資源以及水利工程配套情況,為綜合治理提供基礎支撐。二是分區分類(lèi)治理。編制實(shí)施鹽堿地綜合利用總體規劃和專(zhuān)項實(shí)施方案,探索總結適合不同土壤類(lèi)型的鹽堿地治理模式和技術(shù)路徑,分區分類(lèi)推進(jìn)鹽堿耕地改造提升和耕地鹽堿化防治。三是加強鹽堿地治理科技支撐。綜合運用工程、農藝、化學(xué)、生物等措施,按照“低成本、高效率、可復制、可持續”的原則,因地制宜構建鹽堿地綜合防治技術(shù)體系。同時(shí),推動(dòng)“以種適地”同“以地適種”相結合,持續推進(jìn)耐鹽堿資源精準鑒定、基因挖掘和新品種培育推廣,發(fā)展現代設施農業(yè),做好鹽堿地特色農業(yè)。

  在酸化耕地治理方面。近期重點(diǎn)是按照“集中資金、統籌資源、協(xié)同發(fā)力、系統治理”的思路,繼續抓好酸化耕地治理重點(diǎn)縣建設。一是助力提升主要糧油作物產(chǎn)能。針對區域耕地酸化問(wèn)題,實(shí)施有針對性的土壤改良措施,提升土壤種植適宜性,助力單產(chǎn)提升。二是加強耕地質(zhì)量建設保護相關(guān)措施項目統籌。充分利用好退化耕地治理實(shí)踐經(jīng)驗和技術(shù)模式,深入總結退化耕地治理工作經(jīng)驗成效,挖掘可復制可推廣的好做法、好模式,加大推廣應用,不斷提升項目監督管理、統籌實(shí)施、綜合治理水平。三是加強與第三次全國土壤普查銜接。充分應用土壤普查成果,在摸清土壤質(zhì)量狀況的基礎上,因土改土、因土施策。

  孫占祥:多年來(lái),由于高強度開(kāi)發(fā)利用,導致東北黑土區農田土壤出現“薄、瘦、硬”等問(wèn)題。這些問(wèn)題的出現,既涉及種植制度,也涉及養地制度,既有技術(shù)方面的問(wèn)題,也有政策方面的問(wèn)題。因此,黑土地保護應統籌考慮數量、質(zhì)量和生態(tài)問(wèn)題,從技術(shù)層面講,針對因侵蝕造成的土層變“薄”的問(wèn)題,應把農田周邊防護林建設和保護性耕作作為主要治理技術(shù);針對土壤變“瘦”的問(wèn)題,應重點(diǎn)把有機物料還田和增施有機肥作為主要技術(shù);針對土壤變“硬”的問(wèn)題,應重點(diǎn)從研發(fā)復合作業(yè)農機裝備和高效率無(wú)人機裝備入手,盡量減少機具進(jìn)地次數,從而有效控制對土壤的壓實(shí);針對土壤變“酸”的問(wèn)題,應通過(guò)有機和無(wú)機肥運籌,有效減少氮肥的過(guò)量投入,達到控制酸化的目的。同時(shí),從種植制度方面,要利用生物多樣性原理,如采用禾本科作物與豆科作物間套作或輪作方式,發(fā)揮禾本科作物秸稈量大、豆科作物生物固氮的作用,實(shí)現減少氮肥投入、增強土壤生態(tài)功能的目的。還有針對不同地區的主要問(wèn)題,有效集成上述技術(shù)和裝備,構建能夠落地和可復制、見(jiàn)成效的治理模式。如目前最典型的治理模式——梨樹(shù)模式,就在東北中西部地區取得了很好的成效,在防治土壤侵蝕、保墑、增加土壤有機質(zhì)和提高產(chǎn)量等方面都表現出很好的應用效果。從政策層面講,應制定國家、省市縣政府和經(jīng)營(yíng)主體協(xié)同發(fā)力的政策,不斷調動(dòng)各方參與的積極性和能動(dòng)性,確保治理技術(shù)真正落實(shí)落地。

  主持人:寸土寸金關(guān)乎國計,一壟一畝承載民生。在不斷健全耕地數量、質(zhì)量、生態(tài)“三位一體”保護制度的基礎上,當前,我國守住了耕地紅線(xiàn),初步遏制了耕地總量持續下滑趨勢;耕地質(zhì)量總體進(jìn)入持續改善、穩中有升的階段。耕地保護量質(zhì)并重、用養結合,糧食安全的基礎更牢,我們的“中國飯碗”端得更穩!感謝三位嘉賓做客《對話(huà)》欄目,分享精彩觀(guān)點(diǎn)!

相關(guān)新聞
左側固定廣告
關(guān)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(wù) 聯(lián)系方式

服務(wù)郵箱:agricn@126.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395205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

農民日報社主辦,中國農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,禁止使用

Copyright?2019-2022 by farmer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