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民日報社主辦

首頁(yè) 深壹度 詳情

抗旱龍王鄉

  • 來(lái)源:農民日報
  • 編輯:張軒銘
  • 作者:鞏淑云
  • 2024-06-21 09:06:59

5月份以來(lái),華北、黃淮、江淮等地部分地區降水偏少,加之近期高溫天氣,一些地區出現待播耕地缺墑和已播作物受旱情況。6月12日14時(shí),水利部針對河北、山西、江蘇、安徽、山東、河南、陜西和甘肅省啟動(dòng)干旱防御Ⅳ級應急響應。大批農業(yè)農村干部和技術(shù)專(zhuān)家深入田間地頭,打井、找水,和農民一起抗擊旱情。

迎接“三夏”,安徽省阜南縣龍王鄉黨委書(shū)記劉曉妮啥都想到了,唯獨沒(méi)想到今年能旱這么狠。她掰著(zhù)手指頭數:“你看,今年1、2月份是冰凍雨雪天氣,3月雨水比較多,從4月份開(kāi)始就沒(méi)怎么下雨了,就5月26號那天飄了一點(diǎn)點(diǎn),然后一直到現在,關(guān)鍵還熱!今天感覺(jué)得有40度?!?/p>

上次見(jiàn)劉曉妮是在4年前。那年夏天,淮河流域連續暴雨,為上保中原糧倉、下保魚(yú)米之鄉,7月20日王家壩開(kāi)閘泄洪。76小時(shí)后,相當于26個(gè)西湖的水傾入了阜南縣蒙洼蓄洪區的4個(gè)鄉鎮中。當時(shí)劉曉妮所在的郜臺鄉就在蓄洪區內,而且郜臺鄉是那次蓄洪中需轉移人數最多的鄉鎮。

鎮里文化墻上的洪水印記仿佛還在眼前,今年又見(jiàn)劉曉妮,卻是因為干旱。

龍王鄉,一聽(tīng)這名字就知道和龍王曾降臨村莊并保佑風(fēng)調雨順之類(lèi)的傳說(shuō)有關(guān)。這么久不下雨,有人給劉曉妮打電話(huà),問(wèn)龍王鄉能否把龍王給“搖”來(lái)。劉曉妮說(shuō):“我們都在找水呢,群眾自己當龍王?!?/p>

龍王鄉農民正在澆地。

夏搶時(shí)

“我活到65歲了,這個(gè)時(shí)候這么旱,是第一次經(jīng)著(zhù)?!?月15日,在貫穿龍王鄉的大清溝溝邊,槐寨村村民老孟正用電瓶車(chē)上的電瓶提供的動(dòng)力,引著(zhù)一個(gè)水管澆溝邊的花生。離他不遠處,韓郢村一位78歲的老奶奶在澆溝邊的一溜芝麻,嘴里碎碎念:“旱哦,旱哦,莊稼不好種?!?/p>

阜南縣委宣傳部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5月以來(lái),阜南全縣各地累計降水量普遍不足20毫米,不及常年同期降水量的2成。加上持續高溫,使得土壤失墑進(jìn)程加快。沿著(zhù)大清溝,各村都在引水,時(shí)不時(shí)就能看到農民用引水、自己提水等方式在地里勞作。

如此干旱不僅罕見(jiàn),也非常特殊。

“我在鄉鎮干農業(yè)工作30年了,像今年夏天干這么長(cháng),還是第一次遇到。以前的時(shí)候,12號左右就進(jìn)入梅雨季節了。梅雨季容易積水,這時(shí)候都是我們的防汛階段。我記得很?chē)乐氐母珊凳窃?997年秋季有過(guò)一次?!痹陔x龍王鄉20公里左右的苗集鎮,鎮人大主席張猛在進(jìn)行各種對比和計算:“今年熱得早,往年6月1號左右開(kāi)始收麥,今年5月25號就開(kāi)鐮了。往年6月5號左右就可以全部播種完,但是今年,現在是6月15號了,我們鎮目前種了82.88%。而且往年夏種后自動(dòng)出苗,今年有些地方已經(jīng)澆了3遍了?!?/p>

農民正在澆地。

杏集村種糧大戶(hù)寧合成的嗓子啞得已經(jīng)說(shuō)不出話(huà)來(lái)了,干澀得就像腳下還沒(méi)有被引來(lái)的水滋潤過(guò)的地。700畝地,6個(gè)水井已經(jīng)連續不間斷工作7天了?!肮茏右獊?lái)回挪,挪一下要澆3個(gè)小時(shí)。一口井一天的電費就200多塊錢(qián),還不加人工費用?!睂幒铣墒堑谝荒臧?,遇到罕見(jiàn)的旱情,嗓子很快就急倒了?!安贿^(guò)好在井里的水還夠,就是這樣抽水有點(diǎn)慢。而且溫度這么高,感覺(jué)剛澆完的地一會(huì )兒就干了。這么旱,井還是太少了?!?/p>

為了保種保苗,種了的地要澆。還有一些沒(méi)有種的,大家在焦急地觀(guān)望、等待。根據阜南縣抗旱工作的報告,截至6月12日下午5時(shí),全縣夏種計劃面積為140萬(wàn)畝,已播種120.01萬(wàn)畝,占比85.39%。

“現在種得晚的,整體農時(shí)已經(jīng)晚了10多天了。為啥要夏搶時(shí)?夏天溫度高,要是下雨,30度左右,氣溫適合作物生長(cháng),中午跟下午種的都不一樣。所以我們就動(dòng)員大家,能早種就早種,然后大家努力聯(lián)合抗旱,不要只等雨?!睆埫驼f(shuō)。

龍王鄉龍王村的村民周培軍和愛(ài)人給管子上配了一個(gè)噴頭,這樣澆水的距離會(huì )變遠,而且水呈噴霧狀,澆的面積更大。他們剛澆完玉米,正在澆紅薯?!斑@片靠溝近,能澆。離溝過(guò)遠的地,小一點(diǎn)的就先不種了。水夠不著(zhù),種上也干死了?!币驗樗艿念^比較沉,而且有水壓,周培軍的愛(ài)人拿著(zhù)水管澆水時(shí)就像拿著(zhù)機關(guān)槍掃射,能“突突”到的她都要“突突”一下。水過(guò)之處,泥土迅速發(fā)出一陣清香。

玉米澆過(guò)一遍,大概一個(gè)星期不用澆。周培軍巴巴地盼望著(zhù),一個(gè)星期應該就能下雨了。

同樣在等雨的,還有苗集鎮桃元村的種植大戶(hù)李俊。采訪(fǎng)時(shí),他正在用播種機給240畝地播撒玉米種。之所以比一些人晚播,甚至晚了十幾天,就是因為大戶(hù)種植的面積大,播種后澆水的成本太高,所以他們會(huì )綜合研判土壤墑情和天氣情況,以降低成本。李俊說(shuō):“這時(shí)候種也還行,但已經(jīng)不能再拖了。玉米種上,一星期不用澆水。我看天氣預報,再一個(gè)星期就能有雨?!?/p>

劉曉妮一天不知道要看多少次天氣預報。用水量太大了,雖然目前還可以再支撐一段時(shí)間,但能支撐多久,她說(shuō)“不好說(shuō)”?!斑@雨,從19號跳到16號,16號又跳回到19號,然后說(shuō)19、20、21號都有雨。降雨的可能性一開(kāi)始說(shuō)是40%,后來(lái)又說(shuō)50%,又說(shuō)60%。要是能達到80%,這個(gè)雨就有指望了?!?/p>

找水

阜南農民有句話(huà),叫“恨水水不走,盼水水不來(lái)”。水,一頭是澇,一頭是旱。根據《阜南縣志》的記載,旱澇是阜南最主要的災害性天氣,夏澇頻率最高,冬旱頻率次之。

夏季,阜南人對洪澇更為熟悉。千里淮河出桐柏,綿延到阜南境內的淮河水域長(cháng)65公里?;春有兄梁幽?、安徽兩省交界處時(shí),有100多條支流匯入,360公里的河道落差有170多米。到了夏季,如果雨量驟增,淮河極易發(fā)生洪災。水患不斷,因此新中國成立后就對淮河進(jìn)行大規模治理?!耙欢ㄒ鸦春有藓?!”1951年,在毛主席的號召下,被譽(yù)為“千里淮河第一閘”的王家壩水利樞紐工程在阜南被修建起來(lái)。王家壩背后的183平方公里的大地,就像一個(gè)大口袋,承受住傾瀉而來(lái)的洪水。這個(gè)淮河的“臨時(shí)腎臟”,已經(jīng)完成了16次蓄洪任務(wù)。

但是今年初夏,阜南沒(méi)有看到熟悉的雨水,干涸的土地反靠淮河水“續命”。

春爭日,夏爭時(shí)。在夏季,對農作物播種來(lái)說(shuō),若不下雨,三天就算一小旱,五天是一大旱,何況已經(jīng)這么久未見(jiàn)雨滴。到處找水,成了劉曉妮這些日子的主要任務(wù)。

溝、河、塘、渠,連同大大小小的井,通過(guò)蓄、引、提、調等各種方式,深入到村里的灌溉系統,如同遍布在大地上的毛細血管。

水要一級一級提。濛河分洪道是淮河左岸分流洪水的河道,位于隔壁于集鄉的付家崗排灌站在分洪道提水到鎮上的大清溝溝段,在龍王鄉司郢村的司郢閘再提水到龍王鄉的大清溝一段。沿著(zhù)大清溝,各村再引水到村里。

從大水域到小支流,從水管再流到地里,各種水利設施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接力。

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,正在提水的司郢閘里的水奔騰不息,走近一些還能感受到撲面而來(lái)的水汽。水壩上的水位標識和水印顯示正常水位是31米,此時(shí)印跡明顯已經(jīng)下去了一米多。

劉曉妮四處找水,看怎么往地里引水。地里一位奶奶看到劉曉妮從溝邊轉悠到地里,就說(shuō):“你這干工作的也不容易,老天爺不下雨,地底下沒(méi)水,讓你們當干部的怎么辦?”

幾天前,龍王村在主干渠引水。接電、放泵、接管,水通了以后,劉曉妮看著(zhù)村民們說(shuō):“神話(huà)里那龍王爺在天上、在海里,咱們的龍王爺就在地里,你們幾個(gè)全是龍王爺!”村民們看到水汩汩地流到地里,焦躁的心和腳下的地一樣獲得了一些撫慰,應和說(shuō):“對,真的龍王爺是咱們自己?!?/p>

在找水時(shí),也會(huì )遇到“搶水”的事。比如水引到村里后,上游農戶(hù)因為占據地利會(huì )多澆一些?!耙强粗?zhù)溝里水位還行、下雨有望,就會(huì )讓水往下走一走。但要是水位下降了,預報的雨又跑了,那心里就慌了,就往自己地里多澆。我們也理解,農民此時(shí)有很強的不安全感。這就得做很多工作,雨露均沾嘛?!眲阅菡f(shuō)。

大清溝是龍王鄉的主要水源。

記者在和澆花生的老孟聊天時(shí),正好村支書(shū)孟杰騎著(zhù)電瓶車(chē)路過(guò)。他和劉曉妮說(shuō),剛處理完一件事。原來(lái)村里埋走水的涵管時(shí),要經(jīng)過(guò)一戶(hù)人家的地。管子埋完之后再把地整好,不耽誤這家人種。但是這家人不同意,理由倒不是耽誤他們種地,而是觸碰到了他們心里留存的疙瘩。走管子的地邊上就是他們家的房子,隨著(zhù)家里人口增多,他們想在這房子邊的地上擴建。但是村里不同意,因為這塊地是農業(yè)用地。既然當初不讓蓋房子,那現在就別想埋管子,這是農民的想法。孟杰和其他村干部做了一番動(dòng)員和勸說(shuō),這件事才得以解決。

“其實(shí)農民只是一時(shí)沒(méi)理解到位,眼下什么最重要,他們心里很清楚?!眲阅菡f(shuō),“農村的很多工作,歸根結底就是基層治理的問(wèn)題,我們很多時(shí)候都要處理各種關(guān)系?!?/p>

“有時(shí)候只有‘下雨了,才知道屋里哪里漏’。如此大旱,也暴露出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?!眲阅葸呑哌呎f(shuō)。在大清溝上還有兩個(gè)翻水閘和一個(gè)節制閘,沒(méi)有動(dòng)力,達到一定水位時(shí),水才可以自動(dòng)流出去。鄉里另外一個(gè)大溝上還有一個(gè)常莊閘,只能排澇?!拔艺宜臅r(shí)候,順著(zhù)水看到別的鄉鎮修的排灌一體的電站,我真的是一臉羨慕,恨不得給直接搬回來(lái)?!眲阅萁酉聛?lái)要做的大事之一,就是在鄉上修這種排灌一體的電站,“以前只管澇了?,F在天氣都不好說(shuō),旱也經(jīng)常發(fā)生。要是不管灌的話(huà),老百姓自己往外引,壓力太大?!?/p>

除了引水,劉曉妮還圍繞著(zhù)井做工作。出現旱情,鄉上一方面組織大家打新井,一方面還要修舊井、填枯井。

打井是群眾自救的主要方式之一。井有大有小,有的幾家人合伙打,成本從幾千元到一萬(wàn)多元。對普通農民來(lái)說(shuō),這筆投入不算小?!澳翘煊腥罕娊o我打電話(huà),問(wèn)‘打井有沒(méi)有政策支持’,我說(shuō)‘暫時(shí)沒(méi)有’。然后我問(wèn)‘你哪個(gè)村的’,他說(shuō)‘沒(méi)有我就不說(shuō)哪個(gè)村的了’?!眲阅菡f(shuō),“昨天政策出來(lái),我準備給他打電話(huà)時(shí),他正好又來(lái)電話(huà)。我告訴他,深50米、口徑40公分的,給不低于5000塊錢(qián)的補貼,去找村干部報一下?!?/p>

原鹿村盛產(chǎn)桃,在村聯(lián)社的桃園里,隔三四十畝地有一眼井,一共8眼井?!艾F在水抽著(zhù)費勁,一天2000多塊錢(qián)電費,水是使勁‘拔’上來(lái)的?!痹逯?shū)和現任村支書(shū)一起在桃園盯著(zhù)澆水,比畫(huà)著(zhù)水被“拔”上來(lái)的過(guò)程。

就井的情況來(lái)說(shuō),苗集鎮要比龍王鄉好一些。

苗集鎮有近些年高標準農田建設的底子,只有極個(gè)別邊角的小地塊需要打井。面對旱情,全鎮排查維修了2019年、2022年高標準農田的灌溉設施,提前開(kāi)通了2023年高標噴灌、井灌設施。目前,全鎮的1166眼機井全部啟用。寧合成所用的井,就是高標準農田建設時(shí)打的。

戰線(xiàn)拉長(cháng)

農諺講:“春旱不算旱,夏旱減一半?!庇捎诟珊?,夏種的時(shí)間被拉長(cháng)的同時(shí),也出現不同農戶(hù)播種時(shí)間不一致的問(wèn)題。

苗集鎮用5天時(shí)間基本完成夏收,一般夏種的時(shí)間也用時(shí)5天左右。今年有的農戶(hù)5月30日就播種了,采訪(fǎng)當日,也就是6月15日,李俊才播種。問(wèn)及播種時(shí)間拉長(cháng)、錯開(kāi)的后續影響,張猛分析:“種得晚的,后邊要注意施肥跟上,這樣提苗會(huì )提快一點(diǎn),以趕上生長(cháng)周期。如果玉米苗短、稈小,就結不了大棒,所以說(shuō)得提前多施肥。但是肥施多了,又容易倒伏。所以這次干旱過(guò)后,要注意后期田管時(shí)間、精力的投入。在統防上也會(huì )有一定的麻煩。以前我們會(huì )統一飛防打藥,現在懸殊十幾天了,有的玉米6片葉、有的12片葉的時(shí)候,統一飛防就不行了,那就只能各自防治。對大戶(hù)來(lái)說(shuō),自己防治的話(huà),成本就上來(lái)了?!?/p>

極端天氣,非常時(shí)期,不僅會(huì )耽誤農時(shí),也會(huì )使農村很多工作中的難題集中凸顯出來(lái)。

對劉曉妮來(lái)說(shuō),現在比較頭疼的還有秸稈禁燒工作線(xiàn)拉長(cháng)的問(wèn)題。這項工作是和整個(gè)“三夏”工作結合在一起推進(jìn)的。收割時(shí)期,秸稈禁燒的工作主要是打捆。但是到了收割后期,不僅要把打的捆運出去,還要處理散落的、不好打的地方?!笆崭顧C收不到的、打捆機打不到的,群眾會(huì )先拿鐮刀把地頭那一塊割出來(lái),然后扔到地上。加上一些零散的,我們就得給挑出來(lái)?!?/p>

這幾個(gè)階段告一段落后,如果夏種順利,這個(gè)工作到這一步基本就結束了。但是現在,還有一些地沒(méi)播種或者沒(méi)出苗,地里的麥茬就承受著(zhù)暴曬?!疤鞖馓?,麥茬用腳一搓就碎了。不是說(shuō)誰(shuí)刻意去燒,隨便一個(gè)火星,比如機器走過(guò)、引水用電時(shí)產(chǎn)生的火星,這些都容易引著(zhù)?!睘榱朔乐挂馔?,劉曉妮和鎮里、村里的干部們輪番去地里看著(zhù),前幾個(gè)階段的工作一起累積到現在這個(gè)階段,干部們一邊忙著(zhù)抗旱,一邊還要處理漫長(cháng)的秸稈禁燒工作。鄉里、村里的干部人數有限,天天在地頭轉,即便穿著(zhù)防曬服,劉曉妮也比前幾年見(jiàn)時(shí)黑了不少。

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工具抗旱。

天氣干燥,人也容易躁。不過(guò),在抗旱中劉曉妮觀(guān)察到,很多干部對一些行政性事物有怨言,但是在抗旱時(shí)大家都非常積極?!拔矣X(jué)著(zhù),是因為很多基層干部感覺(jué)到抗旱工作是非常有實(shí)際意義感的,找水、引水的過(guò)程,讓他們感到實(shí)打實(shí)地在做事情。有些干部就是農民,讓他填表他不愿意,但他是種地的好把式?!?/p>

劉曉妮經(jīng)常會(huì )選擇熱一些的時(shí)候去地里看看,“這樣大家會(huì )覺(jué)著(zhù)你在和他一起面對困難?!眲阅莞浾哒f(shuō)這話(huà)時(shí),正好一位大姐一手拿著(zhù)個(gè)藥瓶子,一手按著(zhù)頭上的草帽向我們跑來(lái),邊跑還邊喊著(zhù)“姊妹”。原來(lái),他愛(ài)人從農資店里買(mǎi)種子的時(shí)候,拿回來(lái)一瓶農資店送的打蟲(chóng)子的試用藥,由于沒(méi)有用量的說(shuō)明,她拿不準用多少,就跑過(guò)來(lái)讓劉曉妮給查查。在太陽(yáng)下,劉曉妮聯(lián)系了鄉里管農資的工作人員,問(wèn)清楚并回答完大姐的問(wèn)題,還囑咐工作人員在這個(gè)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再去看一下鄉里農資店的情況,逢集的時(shí)候也要到集上看看農資市場(chǎng)的情況。記者以為這位大姐認識劉曉妮,劉曉妮說(shuō):“不認識,她是看我們識字,所以來(lái)找我們。在農村,你和任何人說(shuō)話(huà),都會(huì )像朋友一樣跟你聊。我老說(shuō)基層工作是腳步丈量出來(lái)的,不下地,一些事情就不知道?!?/p>

和劉曉妮在龍王鄉看了一下午溝和井,看到了大片的田地,也看到了一小壟、一小溜的小地塊,就像老孟種花生的那點(diǎn)地一樣。即便淮河邊旱澇多,但是肥沃的土地依然會(huì )給辛勤勞作的農民回報,所以阜南人說(shuō):“天下走遍,不如淮河兩岸?!?/p>

那天,劉曉妮時(shí)不時(shí)就刷新天氣預報。到處找水,期待下雨,但其實(shí)她心里還在隱隱擔心未來(lái)有可能出現的澇。她不無(wú)無(wú)奈地說(shuō):“旱,我們就找水抗旱。但是澇,怎么說(shuō)呢,水火無(wú)情?!?/p>

作者: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(wǎng)記者 鞏淑云 文/圖

相關(guān)新聞
左側固定廣告
關(guān)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(wù) 聯(lián)系方式

服務(wù)郵箱:agricn@126.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395205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

農民日報社主辦,中國農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,禁止使用

Copyright?2019-2022 by farmer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