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民日報社主辦

首頁(yè) 深壹度 詳情

一名保安獲得法學(xué)學(xué)士后

  • 來(lái)源:農民日報
  • 編輯:張軒銘
  • 作者:陳藝嬌
  • 2024-06-17 08:58:13

某種意義上來(lái)說(shuō),法是一種“規則”,約束著(zhù)人們哪些能做,哪些不能做,屬于上層建筑的范疇;而“保安”的職業(yè)又特別具體,直指現實(shí),經(jīng)常會(huì )接觸一些日常的權利義務(wù)問(wèn)題。周德新又是一個(gè)不太樂(lè )意過(guò)那種被框定的人生的人。

在拿到法學(xué)學(xué)士的5年后,周德新仍然做著(zhù)保安的工作。

周德新1969年出生,屬雞,重慶人。年輕時(shí)當過(guò)兵,會(huì )打槍?zhuān)蛔鲞^(guò)生意,但沒(méi)賺過(guò)什么大錢(qián)。2012年,44歲的他來(lái)到廈門(mén)大學(xué)當保安,入校后第二年報考參加成人高等教育,靠著(zhù)晚上夜班,白天蹭課,5年通過(guò)40多門(mén)考試拿下法學(xué)學(xué)士學(xué)位,勵志故事曾被多家媒體報道,一時(shí)傳為美談。2019年,在獲得“感動(dòng)廈門(mén)十大人物”的現場(chǎng),他的頒獎詞寫(xiě)道:“只要你知道去哪兒,全世界都為你讓路?!?/p>

周德新從來(lái)都知道自己“要去哪兒”,盡管他的身上聚集著(zhù)太多的矛盾點(diǎn):在快要退休的年紀堅持考學(xué),得到一紙文憑后卻仍然做著(zhù)同樣的事兒,于很多人而言,這是難以理解的?!白x書(shū)就是為了謀生嗎?”他反問(wèn)記者,“但是不讀書(shū),別人從你面前過(guò),是不會(huì )抬頭看你一眼的?!?/p>

在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里,周德新確實(shí)做著(zhù)一份自己口中不會(huì )被“抬起頭看”的工作,而這份工作在外人眼中又與他所選擇的法學(xué)形成了某種反差。說(shuō)起這個(gè)選擇,他提起一部叫《流浪者》的電影,自己小時(shí)候看過(guò),里邊的情節讓他印象很深?!胺ü俚暮⒆右欢ㄊ呛萌?,小偷的孩子永遠是賊,在無(wú)知的社會(huì )里,這就是所謂公正的審判?!彼f(shuō),他不想讓自己成為一個(gè)無(wú)知的人,至少在遇到不公正的對待時(shí),能夠“輕松把它駁倒”。

某種意義上來(lái)說(shuō),法是一種“規則”,約束著(zhù)人們哪些能做,哪些不能做,屬于上層建筑的范疇;而“保安”的職業(yè)又特別具體,直指現實(shí),經(jīng)常會(huì )接觸一些日常的權利義務(wù)問(wèn)題。周德新又是一個(gè)不太樂(lè )意過(guò)那種被框定的人生的人。幾經(jīng)磨合,似乎形成了一套屬于他自己的處事體系和準則,清晰明確又能自圓其說(shuō),支撐著(zhù)他在這個(gè)情理交融的社會(huì )里橫沖直撞。

“掌控感”

廈門(mén)大學(xué)新聞與傳播學(xué)院教授鄒振東某天晚上下課,收到一本學(xué)生轉贈的詩(shī)集,扉頁(yè)上用黑色水筆寫(xiě)著(zhù):“敬贈鄒振東教授,請指正!”學(xué)生說(shuō),是一個(gè)保安拜托他交給一位“路燈教授”。

鄒振東第一次聽(tīng)說(shuō)自己有這個(gè)外號,打開(kāi)書(shū)一看,發(fā)現贈書(shū)的這位保安周德新是個(gè)“傳奇人物”。感動(dòng)之余,他拍下詩(shī)集的照片發(fā)在自己的朋友圈里,并配了很長(cháng)的一段話(huà)。他寫(xiě)道:“深深打動(dòng)我們的,往往不是一個(gè)個(gè)平凡人,而是平凡人的努力?!?/p>

在周德新那里,記者聽(tīng)到了故事的另一個(gè)版本:還是在2019年他剛剛“紅”起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很多人對他還抱有懷疑和好奇。那時(shí)某個(gè)媒體來(lái)學(xué)校做報道,在隨機采訪(fǎng)的幾個(gè)人里,作為教授的鄒振東給出了肯定的評價(jià),“那時(shí)候他就和記者講了,說(shuō)‘廈大有這樣的校友,我替廈大感到高興’,也在自己的微博上這樣說(shuō)了?!敝艿滦抡f(shuō),這相當于給自己“加持蓋章”,讓他感受到了一種莫大的認可。

畢業(yè)典禮上的周德新。

其實(shí)在這之前,周德新對這位教授早有觀(guān)察。在廈大,晚間最后一堂課的下課時(shí)間是9點(diǎn)40分左右,一般情況下,鄒振東還會(huì )留下來(lái)一會(huì )兒給學(xué)生解答問(wèn)題,經(jīng)常一講就講到了教學(xué)樓熄燈的時(shí)間,不得不站在路燈底下“講課”。有好幾次,周德新夜班站崗,看到教授深夜才匆匆走出校門(mén)口,“路燈教授”的外號就在他口中喊起來(lái)了。

在很多人眼中,周德新不僅“努力”,還非?!坝行摹?。有一年開(kāi)學(xué),當時(shí)廈大的黨委書(shū)記張彥在南普陀旁邊的校門(mén)口轉悠時(shí),看著(zhù)返校的學(xué)生走進(jìn)校園,周德新就陪在他的身邊?!八軓埧诰驼f(shuō)出不少教授的名字,講出與教授們交往的故事?!睆垙┗貞浾f(shuō)。

第一次見(jiàn)到周德新就是在他站崗的南校門(mén)。在這位“明星保安”的身后,我感覺(jué)到了強大的氣場(chǎng)和“掌控感”:會(huì )信手拈來(lái)地給我講出每個(gè)石雕、每處景觀(guān)的故事;每碰到一個(gè)老師,他都會(huì )熱情自如地打招呼,那種自信與松弛感讓我感到,他才是這個(gè)地方不容置疑的“主人”。一個(gè)留校不到一年的青年教師寒暄著(zhù)告訴我:“周老師是學(xué)校里的大明星啊,我們要見(jiàn)他都要提前預約的?!?/p>

如果在不知情的前提下來(lái)到廈大的南校門(mén),我想人們大概率也會(huì )區分出“周德新”和“其他保安”:精瘦有型、挺拔干練,加上平時(shí)就有健身的習慣,個(gè)頭看起來(lái)都比別人高一點(diǎn);一身保安制服穿得筆挺整潔,袖子挽起來(lái),看得出被仔細地清洗熨燙過(guò);說(shuō)話(huà)也總是干脆利落,斬釘截鐵,就像他的人一樣充滿(mǎn)了鋒芒。特別是眼神里經(jīng)常流露出似笑非笑的“狡黠”目光,仿佛一眼就要把人看穿。

“我從來(lái)不加任何工作群,有事就打電話(huà)說(shuō),或者提前說(shuō)?!彼嬖V我,“我沒(méi)有手機焦慮,離開(kāi)手機就不能活那種?!奔幢愫团笥褌冊谕膺呁?,他也經(jīng)常勸別人“玩就好好玩,別老看手機”。在我們長(cháng)達四五個(gè)小時(shí)的談話(huà)間,他放在一旁的手機一聲不響,在快結束時(shí)有兩三個(gè)電話(huà)打進(jìn)來(lái),接起來(lái)沒(méi)說(shuō)兩句就掛掉了。

“我其實(shí)很討厭大家玩手機。一個(gè)人整天有事沒(méi)事就扎在手機里邊,那一定是廢掉了?!痹谒笥讶Φ囊粭l置頂分享里,寫(xiě)著(zhù)這樣一段話(huà):人生只有兩件事可做:利己與利他。讀書(shū)健身是利己,就是自律;賺錢(qián)行善是利他,就是修行。

這讓我感到,除了這座校園,周德新對于人生的一份“掌控感”:不被任何不想要的枷鎖束縛,即使這條枷鎖是自己也不行。

橫沖直撞

周德新出生于重慶的一個(gè)普通家庭,5個(gè)兄弟里排行老小,上面還有一個(gè)姐姐,“我父母都是非常謹小慎微的人,從小教育我為人一定要低調,不要‘外露’,否則就要有麻煩?!彼€記得小時(shí)候,有一個(gè)“很大的官兒”來(lái)家里,問(wèn)“你們家有沒(méi)有困難,小孩的工作有沒(méi)有安排”,當時(shí)父母趕緊說(shuō)“不麻煩組織,我們自己都安排好了”?!皩?shí)際上我們都還在外邊瞎混?!彼f(shuō),為這個(gè)事情,他有幾年怨恨過(guò)父母,但自己經(jīng)歷過(guò)很多“風(fēng)浪”以后,也慢慢覺(jué)得他們老一輩人是“確實(shí)有一些格局和眼光的”。

從年少時(shí)期開(kāi)始,周德新對自己的“掌控欲”就很強,性格里很有一種“誰(shuí)也管不了”的橫沖直撞。因為家里孩子多,收入少,經(jīng)?!俺圆伙栵垺?,周德新上完中專(zhuān)就跑出來(lái)當兵了?!白铋_(kāi)始是想混一口飯吃,沒(méi)想到去的地方不對?!币驗檐婈狇v地在山西,伙食基本以面食為主,常年見(jiàn)不到米飯,時(shí)間一長(cháng),周德新受不了了,“每天都是饅頭,不然就是土豆白菜湯,或者白菜土豆湯?!彼f(shuō),一起入伍的南方年輕人基本都是這樣,唯一的想法就是吃上一頓米飯。

掙扎了半年左右,周德新決定離開(kāi)。但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部隊服役,只能服從上級安排,不可能說(shuō)走就走。在紀律如鐵的軍營(yíng)里,他因為私自提出“自己要走”被關(guān)了5次禁閉。

周德新在南校門(mén)附近。

雖然個(gè)性叛逆,是上級眼里“調皮搗蛋”的典型,但周德新的訓練成績(jì)優(yōu)異,特別是射擊,50發(fā)子彈的最好成績(jì)達到了497環(huán)。

“為什么會(huì )反應這么強烈呢?不就是因為一口吃的嗎?”當記者皺著(zhù)眉頭問(wèn)出這句話(huà),周德新馬上反駁我,“因為那時(shí)我的目標就是能吃飽飯啊?!彼f(shuō)。就這樣,周德新提前離開(kāi)了軍營(yíng),就像他之后人生里的很多次選擇一樣任性。

盡管軍旅生涯并不算順利,但這段當兵的經(jīng)歷給他帶來(lái)的影響遠遠超過(guò)了他的預想。比如堅持健身,幾乎每天都會(huì )抽出兩分鐘做俯臥撐訓練,人過(guò)半百仍有八塊腹??;后來(lái)接觸網(wǎng)絡(luò ),他給自己取名“阿一狼”,認為“男人應該有一定的血性,像狼一樣的”。2004年前后,博客、空間等網(wǎng)絡(luò )形態(tài)在國內興起,周德新表達欲旺盛,經(jīng)常在網(wǎng)上對某個(gè)事件或者社會(huì )現象發(fā)表觀(guān)點(diǎn)和看法?!昂芏喽际钦{侃,發(fā)一些打油詩(shī)之類(lèi)的?!?/p>

步入社會(huì )之后,周德新進(jìn)過(guò)工廠(chǎng)、擺過(guò)攤、開(kāi)過(guò)餐館,也做過(guò)不少生意。在這期間,他來(lái)到了廈門(mén)這座城市定居下來(lái),直到2008年左右,金融危機前夕,他預感到“情況不對了”,及時(shí)收手賣(mài)掉工廠(chǎng)“留了一點(diǎn)本”。

感覺(jué)自己奔波時(shí)間久了,周德新想停下來(lái)歇一歇,但是停下來(lái)以后又突然感覺(jué)自己“迷糊了”:以前不管做什么,他都有明確的目標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該怎么做,但那時(shí)的他就像站在一個(gè)十字路口,往后該往哪個(gè)方向走有些不知所措。他問(wèn)自己,“四十多歲就躺平是不是早了點(diǎn)?”又想到“前半生最大的遺憾就是認知不夠”,他把目光投向了高校。

2013年,周德新又一次隨著(zhù)自己的心意,應聘來(lái)到廈大成為一名保安?!皩τ谖覀冞@個(gè)年齡段的人,高校都好神秘的?!彼浀脛倎?lái)學(xué)校的時(shí)候,見(jiàn)到學(xué)生不自覺(jué)地就會(huì )“躲得遠遠的”,但心里又想“靠近一些”,“沾沾他們的天選之氣?!彼f(shuō),“覺(jué)得大學(xué)生都是天選之子,學(xué)校里都是讀書(shū)聲,走進(jìn)去整個(gè)人都靜下來(lái)了,不像社會(huì )那么浮躁?!?/p>

那時(shí)候的他想,要是自己也能得到一張學(xué)生證就好了。

這個(gè)學(xué)生的身份很重

在成人自考的職工夜校班里,同學(xué)莊曉惠對周德新這位“保安大哥”印象很深。

2014年,莊曉惠剛過(guò)三十歲,在廈大已經(jīng)工作了幾年。因為工作里經(jīng)常碰到合同糾紛問(wèn)題,高中學(xué)歷的她選擇了法律事務(wù)專(zhuān)業(yè)的專(zhuān)科學(xué)習?!耙恢倍枷胩嵘约?,到了那會(huì )兒才算有個(gè)契機?!鼻f曉惠的老家在福建漳州南靖的農村,2003年高中剛畢業(yè),她直接來(lái)到了廈門(mén)大學(xué)國際學(xué)術(shù)交流中心的采購部當了一名文員。2013年11月,廈門(mén)大學(xué)正式成立職工夜校,開(kāi)課通知中寫(xiě)道,“幫助本校職工特別是青年職工,提升綜合素質(zhì)、培養學(xué)習興趣、樹(shù)立終身學(xué)習意識”。

剛得到這個(gè)消息時(shí),周德新心里又激動(dòng)又擔心,四處打聽(tīng)消息,“這種到底行不行?”“到了我們這個(gè)年紀根本沒(méi)想過(guò)要再去創(chuàng )造一個(gè)什么東西。對于能不能考上更沒(méi)有把握?!眲偤媚菚r(shí)新聞里“北大保安考上北大”的消息流傳開(kāi),周德新像是得到了某種啟示和指引,“怎么北大的保安就行,我廈大的保安就不行嗎?”

入學(xué)需要參加語(yǔ)文、英語(yǔ)兩門(mén)考試。由于平時(shí)就喜歡寫(xiě)點(diǎn)東西,語(yǔ)文考試相對輕松一些,考了八十多分,但英語(yǔ)考試“基本上都是蒙的”,分數出來(lái)以后,周德新的成績(jì)比設定的分數底線(xiàn)只高了2分。

利用夜班換崗時(shí)間復習的周德新。凌駿 攝

成績(jì)公布以后,眼看著(zhù)錄取通知連著(zhù)發(fā)了三批,身邊一起考試的人很多都拿到了,就是沒(méi)有自己的,周德新著(zhù)急了,他“厚著(zhù)臉皮”跑到學(xué)院去問(wèn),“人家說(shuō),看你年紀這么大,不知道你是不是鬧著(zhù)玩兒的?”說(shuō)到這,他自己也覺(jué)得有些好笑,“好在最后一批終于發(fā)給我了?!?/p>

他還記得拿到學(xué)生證的那一刻自己的“恍惚感”,“就這么混進(jìn)來(lái)了?”隨后馬上又“清醒”地想到,“能不能不為廈大丟臉?”他覺(jué)得,這個(gè)學(xué)生的身份很重,是必須要“承擔起某種責任”的。

第二年,職工夜校第一批學(xué)員招收了包括莊曉惠和周德新在內的38名,在他們中間,44歲的周德新是年紀最大的?!罢娴奶貏e不容易,這個(gè)年紀還在很認真地學(xué)?!鼻f曉惠說(shuō),“我都沒(méi)有這個(gè)意志力,同學(xué)們也都非常尊重周老師?!?/p>

時(shí)間一長(cháng),學(xué)院的很多老師都知道了班里有個(gè)“保安大叔”學(xué)員,對他上學(xué)的看法也發(fā)生了變化。沒(méi)有人再懷疑他“鬧著(zhù)玩兒”,取而代之的是很多陌生人的善意,在推著(zhù)他往前走。因為英語(yǔ)基礎很差,“26個(gè)字母念出來(lái)都沒(méi)人聽(tīng)得懂”,周德新很著(zhù)急,怕最后的畢業(yè)考試英語(yǔ)過(guò)不了。一個(gè)帶過(guò)兩節課的英語(yǔ)老師會(huì )在考試之前拿給他幾本復習資料,叮囑他“只管刷題,肯定能過(guò)”;在門(mén)口遇上的學(xué)生志愿者,“是貴州那邊的,跟我們說(shuō)話(huà)很像,他講的我能聽(tīng)懂,我就厚著(zhù)臉皮請人家幫我補習?!彼f(shuō),“誰(shuí)知道一堅持下來(lái)就是兩年,人家沒(méi)有收我一分錢(qián)?!?/p>

周德新是一個(gè)很能記住“別人的好”的人,這些幫助與善意也在影響著(zhù)他。在莊曉惠的印象里,同班這么多同學(xué)中,他是最活躍的,也是最熱心積極的,“會(huì )主動(dòng)組織一些活動(dòng),招呼著(zhù)一塊吃個(gè)飯,或者到山上參加一些體能鍛煉?!痹谧詈鬁蕚湔撐牡臎_刺期間,她有幾次在圖書(shū)館碰到了周德新,還為寫(xiě)論文的事兒互相交流了很多。

因為最后沒(méi)堅持下來(lái),莊曉惠的論文“掛了幾次”,最后主動(dòng)放棄了答辯?!稗k公室的事情太多,沒(méi)辦法太專(zhuān)注?!倍谝慌?8個(gè)人里,只有8個(gè)人堅持到了畢業(yè)答辯,周德新是最后通過(guò)答辯,成功“上岸”的兩個(gè)人之一。

敬畏之心

本科畢業(yè)時(shí),周德新的論文是關(guān)于“正當防衛合法權益的法律保護”,分析探討了第二十條在司法實(shí)踐中的應用,同時(shí)對現行法律提出建議?!爱敃r(shí)正好‘昆山’事件發(fā)生,我就在想,不管是誰(shuí)在現實(shí)中碰上這種情況,如果對法律不了解,就很容易被當成打架處理?!彼f(shuō),“所以,掌握學(xué)習法律知識,就是維護社會(huì )公平和個(gè)人權利?!?/p>

2019年的畢業(yè)季,廈門(mén)大學(xué)容納4000人的建南大禮堂座無(wú)虛席,校黨委書(shū)記張榮在學(xué)位授予儀式上為周德新?lián)芩胝?,并用他的事跡告訴同學(xué)們,“學(xué)習一事應持續終生”。周德新在師生們的掌聲與歡呼聲中起身鞠躬,揮手致意。一時(shí)間,各路媒體紛紛前來(lái)宣傳采訪(fǎng),很多報道稱(chēng)他為“勵志保安哥”。

周德新在南校門(mén)口執勤。凌駿 攝

畢業(yè)后的周德新變得更有“表達欲”了,但表達的方式再也不是以前橫沖直撞的“調侃”,而是帶著(zhù)一種由內而外的“底氣”,這讓他感到“知識是有用的”。比如,觀(guān)察到警察的某個(gè)執法流程不對,他會(huì )走上去,依據所學(xué)的法律條款逐一“辯論”一番;看到城管又“查抄”了小商販,他會(huì )打開(kāi)手機錄個(gè)視頻,“現在都是透明執法,你做得沒(méi)有問(wèn)題為什么怕我錄呢?”

在周德新的眼中,知識和法律都是一種武器,后者維護人身權益,前者保障精神自由。因而對這兩者,他都懷有一份莫大的敬畏之心?!扒皟赡昙依镆粋€(gè)晚輩的妹妹,大學(xué)畢業(yè)之后結了婚,要做全職太太。我說(shuō)你廢了,這是一夜回到解放前?!彼f(shuō),“我不是反對任何女性結婚嫁人,但是你要明白輕重緩急,要找到人生的意義?!?/p>

盡管經(jīng)常自嘲這身學(xué)士服是“混來(lái)的”,但周德新對待知識的態(tài)度卻一反常態(tài)地認真。有一次碰到一個(gè)學(xué)生開(kāi)玩笑,說(shuō)自己人生的目標就是“兩套房一輛車(chē)”,他馬上把人家攔住,“我問(wèn)他,學(xué)習這么多年,你的人生就值這么多錢(qián)嗎?”他說(shuō),“房子最多就是70年產(chǎn)權,車(chē)子就是消耗品,這些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呢?”

就像北大的未名湖一樣,廈大的芙蓉湖是整座校園的標志性風(fēng)景的存在。采訪(fǎng)近尾聲,周德新帶記者圍著(zhù)湖邊走,一邊走一邊講他的詩(shī)集《芙蓉詩(shī)印》,在這本收錄了百余首原創(chuàng )仿古詩(shī)的冊子里,所有的作品都是描寫(xiě)這所大學(xué)的。

周德新對廈大的感情很難用幾句話(huà)講清。在這里,他用保安的身份重啟了另一種“人生”,在達成了人生的高光時(shí)刻之后,又很快歸于另一種更加從容平靜的生活。既沒(méi)有謀求更高的職業(yè)機會(huì ),也沒(méi)有離開(kāi)廈大,甚至都沒(méi)有更換過(guò)工作崗位,屬于他的地方,仍然是南普陀校門(mén)夜班崗。

“孫悟空不當弼馬溫的時(shí)候,他是個(gè)自由身。你有了某種身份,就要被條條框框管住?!彼f(shuō)。

對于現在的周德新來(lái)說(shuō),相比于追求“公正與自由”的理想,“當保安”也許更加自由,也似乎更接近“現實(shí)”一些:巡邏時(shí)看到違規擺地攤的阿姨,會(huì )走過(guò)去壓低聲音說(shuō)一句,“這里本來(lái)不讓的哦,你自己注意一下?!比缓竽唛_(kāi);學(xué)生和出租車(chē)司機在校門(mén)口起了爭執,會(huì )走過(guò)去拍一拍司機的肩膀說(shuō),“兄弟,廈門(mén)很小的,別那么放肆?!彼f(shuō),“你在我眼前欺負學(xué)生老師,那我是不干的?!?/p>

似乎又回到了起點(diǎn),但只有他自己明白,那里已經(jīng)不同了。

作者: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(wǎng)記者 陳藝嬌

相關(guān)新聞
左側固定廣告
關(guān)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(wù) 聯(lián)系方式

服務(wù)郵箱:agricn@126.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395205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

農民日報社主辦,中國農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,禁止使用

Copyright?2019-2022 by farmer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