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民日報社主辦

首頁(yè) 深壹度 詳情

“兩頭烏”如何實(shí)現“兩頭熱”?

  • 來(lái)源:農民日報
  • 編輯:杜娟
  • 作者:朱海洋 方堃
  • 2024-06-14 08:52:54

在浙江,談及地方豬種,最負盛名的莫過(guò)于金華“兩頭烏”,因頭尾黑、中間白而得名。去年金華市“兩頭烏”出欄6.7萬(wàn)頭,同比增長(cháng)了53%,越來(lái)越多的農戶(hù)回歸本業(yè)養殖“兩頭烏”;“養殖熱”緣于“市場(chǎng)熱”,近些年,不少“兩頭烏”品牌門(mén)店亮相大城市,“豬周期”下,大宗豬價(jià)格起伏不定,“兩頭烏”反倒堅挺,受到消費者的追捧。

  你是否常懷念兒時(shí)吃豬肉時(shí)的滿(mǎn)口溢香?也許是物質(zhì)充裕后,味蕾漸或“木訥”,而拋卻心理作用,作為“芯片”的豬種,確實(shí)在近幾十年間,悄然發(fā)生著(zhù)巨變。

  時(shí)至今日,中國仍是世界上名副其實(shí)的生豬消費第一大國。過(guò)去,為了增產(chǎn)量、降成本,依靠外國豬種進(jìn)行雜交大行其道,由此帶來(lái)的直接拷問(wèn)便是,地方豬種當何去何從。

  實(shí)際上,地方豬種的“基因保衛戰”從未停止,但保護不等于圈養在育種場(chǎng),更關(guān)鍵的希望在市場(chǎng)。

  在浙江省,談及地方豬種,最負盛名的莫過(guò)于金華“兩頭烏”,因頭尾黑、中間白而得名。以其為原料,所制“金華火腿”更是譽(yù)滿(mǎn)全球。曾經(jīng),與許多地方豬種的命運相仿,“兩頭烏”一度由盛轉衰,甚至瀕臨滅絕,最近幾年卻頗有絕處逢生之勢。

浙江金華“兩頭烏”豬。資料圖  

有數據顯示:去年金華市“兩頭烏”出欄6.7萬(wàn)頭,同比增長(cháng)了53%,越來(lái)越多的農戶(hù)回歸本業(yè)養殖“兩頭烏”;“養殖熱”緣于“市場(chǎng)熱”,近些年,不少“兩頭烏”品牌門(mén)店亮相大城市,“豬周期”下,大宗豬價(jià)格起伏不定,“兩頭烏”反倒堅挺,受到消費者的追捧。

  “兩頭烏”何以“兩頭熱”?它的再次“起飛”又能給地方豬種的保護與崛起帶來(lái)哪些思考?最近,記者專(zhuān)門(mén)前往金華,試圖用三代人的接續,圍繞各自所堅守的事業(yè)、渴望并且努力突圍的方向,勾勒其四十載復興軌跡。

老一輩:保種守“土味”

  “即使長(cháng)得慢一點(diǎn),我們也要把老祖宗留下的豬種保下來(lái),這是歷史使命?!痹凇皟深^烏”的保種界,陶志倫聲譽(yù)斐然。過(guò)去40年里,從風(fēng)華正茂,到兩鬢斑白,他幾乎擇一事終一生,與“兩頭烏”作伴至古稀,如今依舊忙碌在一線(xiàn)。

  “兩頭烏”,當地喚作金華豬,又被稱(chēng)為“中華熊貓豬”,系我國首批畜禽遺傳資源保護的地方豬種,有著(zhù)1700多年養殖歷史。由于其獨特優(yōu)勢,20世紀60年代,“兩頭烏”風(fēng)靡一時(shí),從金華漸次擴張,光浙江省內就有40多個(gè)縣(市)飼養,可謂無(wú)比輝煌。

浙江金華“兩頭烏”豬。資料圖

  出生于1954年的陶志倫是本地人,從小跟著(zhù)母親養豬,時(shí)常割草喂食?;謴透呖己?,他成了首批大學(xué)生,進(jìn)入當時(shí)浙江農業(yè)大學(xué)的畜牧系學(xué)習。他畢業(yè)后進(jìn)入金華農科院工作,并參與了剛剛啟動(dòng)的金華“兩頭烏”選育工程,那時(shí)候是20世紀80年代,他正逢而立。

  起初,因為陶志倫學(xué)歷高,農科院便讓他做總結、寫(xiě)論文。沒(méi)曾想,發(fā)表了幾篇文章小有名氣后,他從此便與“兩頭烏”結下不解之緣。1990年,金華豬Ⅱ系的選育被列入省科委重大研究課題,正當大家為之欣喜時(shí),一場(chǎng)巨大的劫難卻悄悄襲來(lái)。

  “當時(shí),核心群爆發(fā)了哮喘病,采取措施后,暫有奏效,卻又二次爆發(fā)。所幸經(jīng)過(guò)反復救治,總算保住了品系?!碧罩緜惢貞浀?。一波剛平,一波又起。1994年,種豬場(chǎng)土地到期,萬(wàn)般無(wú)奈下,他只能改行到當時(shí)的金華農業(yè)學(xué)校任教,帶走的還有金華豬Ⅱ系的23頭母豬和9頭公豬,安家于學(xué)校的實(shí)驗牧場(chǎng)。

  更嚴酷的劫難,還在于“長(cháng)白”“杜洛克”等世界名豬的來(lái)襲。陶志倫將“兩頭烏”視若珍寶,可在養殖戶(hù)的盤(pán)算里,其瘦肉少、肥肉多、長(cháng)得又慢,不光賣(mài)不上價(jià)格,還有可能會(huì )虧,自然敬而遠之。風(fēng)光不再的“兩頭烏”,從此一蹶不振。直至2002年初,全市僅剩下216頭原種母豬和22頭原種公豬。

  “兩頭烏”難道真的就此滅種?陶志倫的境遇也每況愈下。2000年,金華農業(yè)學(xué)校被并入金華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,種豬場(chǎng)工作的學(xué)校員工也因此被撤離,陶志倫只能自己親自加工飼料、注射疫苗。盡管舉步維艱,陶志倫還是咬緊牙關(guān)。所幸到了2005年,哮喘和腹瀉等重病終于得以杜絕,豬群的生產(chǎn)性能達到了最高水平。

  可屋漏偏逢連夜雨。2006年,由于學(xué)校擴建,金華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不再承擔金華豬Ⅱ系保種選育工作。幾番搬家與折騰后,陶志倫已是心力交瘁,他決定自建場(chǎng)地,從此不再飄蕩,守住這一“火種”。一年后,在金華市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支持下,“家農‘兩頭烏’種豬場(chǎng)”終于落戶(hù)婺城區蔣堂鎮,這才有了安身之處。

  讓陶志倫感到欣慰的是盡管幾經(jīng)坎坷,政府卻從未放棄,這讓他深信,并非一個(gè)人在戰斗。而有了40畝的這方天地后,他想到光有保種還不夠,也得嘗試產(chǎn)業(yè)化,只有贏(yíng)得了市場(chǎng)認可,“兩頭烏”才能重振雄風(fēng)。

  與過(guò)去單純保種不同,當真正與市場(chǎng)搏擊后,需要解決的問(wèn)題接踵而來(lái):如何減少舍內豬群的染病率,如何降低勞動(dòng)成本,怎樣防止“非洲豬瘟”迅速擴散,又怎樣確??諝饬魍?,另外諸如夏天降溫、冬日保溫等細節不一而足,都要通盤(pán)考量。經(jīng)過(guò)幾年摸索,陶志倫終于摸索出自己獨有的養殖模式,開(kāi)始對外銷(xiāo)售純種“兩頭烏”種豬和商品豬,并嘗試開(kāi)辦專(zhuān)賣(mài)店。

  于堅守中等來(lái)了曙光。2013年,金華市政府出臺了“兩頭烏”振興計劃,緊追其后的則是整個(gè)“兩頭烏”豬產(chǎn)業(yè)的轉型升級行動(dòng)計劃。銷(xiāo)聲匿跡多年后,“兩頭烏”又重新回歸人們視野。此時(shí)市場(chǎng)變化已現端倪,“高端豬肉”正逐漸打開(kāi)市場(chǎng)之門(mén)。

  “這10年中,金華大力推進(jìn)‘白改黑’行動(dòng),出臺‘金豬安’及‘兩頭烏特色險’等激勵政策,充分調動(dòng)‘兩頭烏’養殖積極性,養殖數量明顯增長(cháng)?!苯鹑A市農業(yè)農村局畜牧農機發(fā)展中心主任祝蘇武說(shuō),圍繞種業(yè)安全,市里加速3個(gè)種豬場(chǎng)的建設進(jìn)度,同時(shí)以銷(xiāo)售端突破引領(lǐng)全產(chǎn)業(yè)鏈發(fā)展。

  十年后再出發(fā)。2023年9月,金華“兩頭烏”和金華火腿產(chǎn)業(yè)振興工作專(zhuān)班宣告成立,標志著(zhù)“兩頭烏”全面振興步入嶄新階段。今年4月,金華市委高規格召開(kāi)“金華‘兩頭烏’和金華火腿產(chǎn)業(yè)振興推進(jìn)大會(huì )”。

  如今,金華“兩頭烏”的保種上,正從過(guò)去的單一保種場(chǎng),轉化為保種場(chǎng)、備份場(chǎng)活體保種和遺傳材料保存及生物科技創(chuàng )新研究等多層次構成的保種體系。根據計劃,到2027年計劃建成6個(gè)“兩頭烏”保種場(chǎng)(種豬場(chǎng)),核心種群數量穩定在2000頭以上。

  坐在會(huì )場(chǎng)里,陶志倫感慨萬(wàn)分:“這是黨委、政府重視程度最高、政策扶持力度最大的一次?!迸c他同樣心情的,還有“70后”沈建軍,也是記者此次采訪(fǎng)的第二位主人公。

破局者:出圈樹(shù)“IP”

  記者與沈建軍的首次相識,緣于2016年11月30日參加的浙江省畜牧業(yè)轉型升級現場(chǎng)會(huì )。當時(shí),會(huì )議在金華召開(kāi),當地有個(gè)牧場(chǎng)叫“美保龍”,首度敞開(kāi)大門(mén),便光彩奪目,驚艷四方。

  與刻板印象完全判若云泥,這里有郁郁蔥蔥的大草坪,形態(tài)各異的灌木盆景,精致典雅的歐式建筑,讓人恍惚究竟是豬場(chǎng)還是莊園。不止外觀(guān),各色先進(jìn)裝備同樣令人驚嘆,隔著(zhù)玻璃,未覺(jué)一絲臭味,還能優(yōu)雅地喝著(zhù)咖啡挑種豬。至今,對這一參觀(guān)景象,浙江畜牧界仍津津樂(lè )道。

  時(shí)隔多年之后,當記者走進(jìn)位于婺城區白龍橋鎮的“熊貓豬豬樂(lè )園”,看風(fēng)格似曾相識,又分明有些不同。因為“美保龍”純屬一產(chǎn),而眼前儼然樂(lè )園式牧場(chǎng),有全程可視5G智慧養殖中心,有金華“兩頭烏”文化科普館,還有歡樂(lè )小豬村,甚至有8888元一晚的“豬景房”。

  感受相似,一問(wèn)才知,確實(shí)出自一人之手,此人便為沈建軍。與陶志倫一樣,他學(xué)的也是畜牧專(zhuān)業(yè),研究生論文寫(xiě)的還是“兩頭烏”餐飲,畢業(yè)后先當了多年鄉村獸醫,后來(lái)自辦公司賣(mài)飼料和獸藥,賺得盆滿(mǎn)缽滿(mǎn)。之所以會(huì )去養豬,沈建軍就是被2013年市里出臺的“兩頭烏”振興計劃所驅動(dòng)。

  當時(shí),浙江省正轟轟烈烈推進(jìn)畜牧業(yè)轉型升級,沈建軍的任務(wù)是立標桿。當籌備兩年的“美保龍”牧場(chǎng)揭開(kāi)面紗,果然不負眾望,各界不吝溢美之詞:“實(shí)乃世界一流牧場(chǎng)!”旗開(kāi)得勝后,地方政府對沈建軍刮目相看,很快把第二個(gè)任務(wù)也交給了他:能否以“兩頭烏”為核心,嘗試農文旅融合,建一個(gè)真正意義上的IP樂(lè )園?

  匡算投資額,約需8000萬(wàn)元,是一筆不小的投資,但將“兩頭烏”IP化,足以令沈建軍怦然心動(dòng)。在他眼中,“兩頭烏”天生具備IP屬性,憨態(tài)可掬,人見(jiàn)人愛(ài),加之素有“熊貓豬”雅號,更容易國際化??v觀(guān)全球,以豬為主題的景點(diǎn)奇缺。

  可撇開(kāi)夢(mèng)想,站在實(shí)際經(jīng)營(yíng)層面,困難險阻不容小覷:旅游屬于重資產(chǎn),回報周期長(cháng),如何快速盈利?其次,地從哪來(lái)?這個(gè)瓶頸不破解,就如同空中樓閣。尤其到了縣級層面,建設用地指標本就緊巴,工業(yè)園區尚不夠用,很難輕易落到農業(yè)。即使能給,層層關(guān)卡、環(huán)環(huán)受限,往往讓人望而卻步。

  為了幫助沈建軍,金華市和婺城區兩級政府和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前后開(kāi)了幾十場(chǎng)會(huì )議,最終決定將一個(gè)占地1200畝、已有建設用地指標的國有農場(chǎng),以年租金方式給予30年經(jīng)營(yíng)權。這樣一來(lái),既免去了招拍掛的煩瑣流程,得以省去時(shí)間成本,又可更加輕裝上陣,把錢(qián)用在刀刃上。

  時(shí)至今日,沈建軍時(shí)常感懷政府的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和貼心服務(wù),這讓自己更加放心大膽投資。萬(wàn)事俱備,他卻不急落筆,轉而開(kāi)始了周游世界,專(zhuān)注于游覽各個(gè)主題樂(lè )園。在他看來(lái),一個(gè)樂(lè )園能否成功,七成取決于設計。

  回來(lái)后,沈建軍便萌生了“熊貓豬豬”的IP形象:萌豬臉、功能鼻、少女粉。光設計過(guò)程,前后就持續了2年,他常一人端坐在空地,瞇上眼睛開(kāi)始想象,天馬行空,再睜開(kāi)眼畫(huà)下來(lái),闡述給設計師。沈建軍的靈感,加上設計師的神筆,讓“兩頭烏”躍然紙上,取名“豬小烏”,貫穿于牧場(chǎng)全程走線(xiàn),既是主人,又是虛擬代言人。

  沈建軍坦言,設計至關(guān)重要,顏值即正義,好的設計,自己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,必須符合年輕人的消費習慣,每三步要有一個(gè)打卡點(diǎn),得讓游客有代入感,樂(lè )于去傳播。因此,樂(lè )園內的每一處建筑、景觀(guān)、節點(diǎn),以及延伸出來(lái)的產(chǎn)品,一切元素都那么和諧,彼此加分。

  2021年8月1日,整整歷時(shí)5年,投資額達4億元的“熊貓豬豬樂(lè )園”終于掀起蓋頭。在“兩頭烏豬”文化科普館,1700多年的養殖歷史被娓娓道來(lái);在歐式城堡外觀(guān)的5G智慧養殖中心,120米長(cháng)的豪華參觀(guān)走廊,“兩頭烏”養殖全過(guò)程取代了油畫(huà),獨具匠心;誰(shuí)能想到,豬舍內還有國際論壇中心、咖啡廳、親豬野奢酒店;而移步室外,則是“熊貓豬豬”的歡樂(lè )村莊??傊?,IP形象無(wú)處不在,霸占著(zhù)所有感官體驗。

熊貓豬豬·“兩頭烏”國際牧場(chǎng)。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(wǎng)見(jiàn)習記者 方堃 攝

站在風(fēng)口上,“熊貓豬豬樂(lè )園”自帶流量,營(yíng)業(yè)后更是贊譽(yù)如潮,游客絡(luò )繹不絕,更引起了綜藝界和明星們的關(guān)注,累計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超4億次。開(kāi)園以來(lái),樂(lè )園已接待游客超170萬(wàn)人次,營(yíng)業(yè)收入達1.2億元,并為周邊9個(gè)村引流約35萬(wàn)人次,帶動(dòng)周邊村民就業(yè)超500人,促進(jìn)周邊村集體增收近億元。

  在沈建軍的規劃中,“兩頭烏”的能量遠非局限于一個(gè)樂(lè )園,作為金華自古就有,且極具城市辨識度的物種,這是獨屬金華的城市IP,更是鏈接世界,與全球對話(huà)的絕佳窗口。他有一個(gè)大膽而前衛的抱負:用一頭豬,改變一座城,讓“兩頭烏”文化實(shí)現運營(yíng)IP化。沈建軍說(shuō),這是他的“熊本熊夢(mèng)”。

  顯然,這樣一項偉大工程絕非一家企業(yè)能夠為之。在“金華‘兩頭烏’和金華火腿產(chǎn)業(yè)振興推進(jìn)大會(huì )”上,市長(cháng)張健同樣描繪了“出圈圖景”:聚焦農文旅融合強鏈補鏈,推動(dòng)產(chǎn)業(yè)與動(dòng)漫游戲、休閑觀(guān)光、鄉村旅游、科普互動(dòng)、餐飲康養等深入融合,不斷提高產(chǎn)業(yè)附加值。

  轉變思路,從三產(chǎn)融合倒推一產(chǎn)升級,這些年,“兩頭烏”已嘗到了甜頭。在“豬周期”的影響下,大宗豬肉行情忽上忽下,可主打特色招牌的“兩頭烏”反倒價(jià)格堅挺。背后,固然離不開(kāi)品牌知名度的提升,樂(lè )園就是絕佳的體驗營(yíng)銷(xiāo),而市場(chǎng)受歡迎,品牌有溢價(jià),就能讓保種和養殖有充分動(dòng)力。

  當前,“熊貓豬豬樂(lè )園”二期項目正火熱建設中。據悉,該項目總投資5億元,打造觀(guān)光工廠(chǎng)、“兩頭烏”產(chǎn)業(yè)研究院、共創(chuàng )共富館等新景點(diǎn)。

新一代:營(yíng)銷(xiāo)開(kāi)“新路”

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。如果說(shuō)沈建軍致力于讓“兩頭烏”成為“大IP”,那么在這一旗幟背后,還有著(zhù)眾多追隨者,大家在各自的坐標里,共同為重振“兩頭烏”不遺余力。這其中,以楊莉為代表的“豬二代”逐漸浮出水面,當他們接過(guò)父母輩的事業(yè)后,帶來(lái)了新理念和新活力,尤其致力于品牌化營(yíng)銷(xiāo)打開(kāi)新市場(chǎng),展現出勃勃生機。

  “85后”楊莉是偉豐肉食品有限公司的第二代掌門(mén)人,大家都親切地稱(chēng)其為“‘兩頭烏’姐姐”。地處永康市的“偉豐公司”,從當初的28頭母豬起步,如今已是集產(chǎn)、加、銷(xiāo)為一體的省級骨干農業(yè)龍頭企業(yè),年產(chǎn)萬(wàn)頭豬以上。

  “創(chuàng )業(yè)之初,真的很不容易?!被貞涍^(guò)往,楊莉感慨萬(wàn)分。當時(shí),公司出產(chǎn)首批高品質(zhì)的“兩頭烏”豬肉,信心滿(mǎn)懷,卻被市場(chǎng)殘酷澆滅,名氣小賣(mài)不起價(jià)格,甚至無(wú)人問(wèn)津。為了擴產(chǎn)能、上裝備,“偉豐公司”連續3年投入700多萬(wàn)元,本以為上市后能喘口氣,反倒資金壓力更大。壓力如潮襲來(lái),父親忽然病倒。

  2012年,年僅25歲的楊莉臨危受命,她敏銳地察覺(jué)到了電商風(fēng)口。確實(shí),在傳統的批發(fā)和農貿市場(chǎng),“兩頭烏”很難具有競爭力,也很難有溢價(jià)空間,但借助互聯(lián)網(wǎng),既可以實(shí)現低成本的營(yíng)銷(xiāo),又能聚攏一批對品質(zhì)有追求的消費者。她立馬組建起電商團隊,研究洞察新市場(chǎng),加速改造供應鏈。2014年,公司布設首家線(xiàn)上鮮肉旗艦店。

  果然,策略一改,柳暗花明。走線(xiàn)上并不意味拋棄線(xiàn)下,楊莉關(guān)注到,到了一定階段,更要導流到線(xiàn)下,因此從2018年起,她加速了與各大新零售企業(yè)的合作。疫情發(fā)生后,很多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發(fā)生巨變,全民進(jìn)入直播時(shí)代。嗅覺(jué)靈敏的楊莉,又再次立馬轉型,化身主播開(kāi)始帶貨。

  與一般的“顏值主播”不同,楊莉擅長(cháng)旁征博引,講述創(chuàng )業(yè)中的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,分享“兩頭烏”的文化故事,展示不同的烹飪方式?!笆仔恪变N(xiāo)售額就有12萬(wàn)元,如今,她已是自帶話(huà)題和流量的養豬“網(wǎng)紅”。

  “為了讓大家更了解‘兩頭烏’的生長(cháng)過(guò)程,我還在養殖基地內安裝了攝像頭,實(shí)時(shí)直播它們的生活日常,還別說(shuō)挺新鮮,常能引來(lái)不少網(wǎng)民圍觀(guān)?!睏罾蚪榻B,眼下正加速建設新廠(chǎng)區,引進(jìn)了兩條包裝生產(chǎn)線(xiàn),“到明年,不光是養殖,還有烹飪、分割、中央廚房及有機肥加工5個(gè)直播基地,可詳細展示各個(gè)流程?!?/p>

  “高端肉”的日漸火爆,折射出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但想要分得一杯羹,得有更扎實(shí)的產(chǎn)品品質(zhì),以及更具創(chuàng )意的營(yíng)銷(xiāo)理念?!柏i二代”的回歸恰逢其時(shí),父輩們掌管生產(chǎn)端,接棒者主營(yíng)市場(chǎng)端。養了數十年豬的金新振,如今就愈加佩服“95后”的女兒,常驚嘆已跟不上步伐,索性更加放心大膽交出自己的“金府農業(yè)”。

  現在在金華“兩頭烏”養殖界,但凡發(fā)展迅速,或者名聲遠播的,背后幾乎都有“豬二代”在開(kāi)拓創(chuàng )新。為了幫助這支生力軍,近年來(lái),金華市也從區域公用品牌的角度出發(fā),不斷加強“兩頭烏”的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力度,幫助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布局,打入上海高端商超,布局大城市的品牌旗艦店和餐飲特色門(mén)店。

  “‘兩頭烏’產(chǎn)業(yè)振興,時(shí)也,勢也?!苯鹑A市農業(yè)農村局黨委書(shū)記、局長(cháng)盧關(guān)榮表示,為了重振“兩頭烏”,金華市出臺了10條政策,包含了種質(zhì)資源保護、新品種選育、養殖規模擴繁、流通體系建設、營(yíng)銷(xiāo)體系建設、體驗場(chǎng)景建設、金融要素支撐、發(fā)展用地保障、公用品牌推廣和人才隊伍建設等內容,進(jìn)行全方位賦能。

  根據目標,在“兩頭烏”的保種體系上,到2027年,全市將建成6個(gè)保種場(chǎng)和種豬場(chǎng),核心種群數量穩定在2000頭以上。在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布局方面,到2030年,金華“兩頭烏”產(chǎn)能將達到100萬(wàn)頭以上,出欄量占浙江本土豬種一半以上,金華火腿產(chǎn)量達到600萬(wàn)條以上,兩大產(chǎn)業(yè)合計產(chǎn)值達到120億元以上,品牌價(jià)值達到100億元以上。

作者: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(wǎng)記者 朱海洋 見(jiàn)習記者 方堃

相關(guān)新聞
左側固定廣告
關(guān)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(wù) 聯(lián)系方式

服務(wù)郵箱:agricn@126.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395205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

農民日報社主辦,中國農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,禁止使用

Copyright?2019-2022 by farmer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