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民日報社主辦

首頁(yè) 深壹度 詳情

柳青與農村“怪”老漢

  • 來(lái)源:農民日報
  • 編輯:杜娟
  • 作者:鞏淑云 石磊
  • 2024-06-12 09:16:36

2024年6月13日,是著(zhù)名作家柳青逝世46周年紀念日。在跌宕起伏的一生中,他為歷史留下厚重的文學(xué)記錄。不論書(shū)寫(xiě)農村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的巨著(zhù)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,還是對扎根人民、深入生活創(chuàng )作方法的身體力行,都是柳青為我們留下的不朽遺產(chǎn)。謹以此文,紀念柳青。

1943年元旦后的一天,柳青點(diǎn)燃一支邊區的紙煙。此時(shí),他糾結的心情,就像眼前大團大團化不開(kāi)的濃霧。整風(fēng)學(xué)習和支部工作的繁忙原本就使急迫的寫(xiě)作計劃不斷拖延,這時(shí)他又收到中央組織部調他到米脂縣下鄉的通知。

這次下鄉的調動(dòng),是落實(shí)毛澤東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(huì )上的講話(huà)》的指示精神的結果。對于《講話(huà)》深入生活、深入群眾的號召,柳青心悅誠服,而且認為自己一直以來(lái)也是按照《講話(huà)》的要求做的。就在這次調動(dòng)之前,他才剛參與過(guò)米脂縣印斗區鄉選工作,并且已完成一部關(guān)于農民減租保佃斗爭的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的構思,他帶著(zhù)渴望寫(xiě)作的心情回到延安。

把之前深入生活得來(lái)的素材盡快寫(xiě)成小說(shuō)才是當務(wù)之急啊,可是,在一紙調令面前,柳青不得不面對寫(xiě)作計劃被打亂的現實(shí),怎么辦?

“這一切就包含在工作之中”

作為一名黨員,盡管怏怏不快,柳青還是拿著(zhù)一封寫(xiě)著(zhù)“長(cháng)期在農村做實(shí)際工作”的介紹信去米脂縣報到了,并很快就被分配到一個(gè)鄉政府擔任文書(shū)工作。

鄉上的確是缺個(gè)文書(shū)。在柳青蹲點(diǎn)的三鄉,連鄉長(cháng)常銀占也不識字,他把上頭要的統計資料、數字、匯報材料等一切動(dòng)筆的事情統統交給柳青。入鄉第二天,柳青就變成了一個(gè)大忙人,拖著(zhù)一根打狗的棍子在幾個(gè)村子間奔波。

鄉里的實(shí)際工作遠不止“動(dòng)筆的事情”,真正沉入到具體工作,柳青才發(fā)現事無(wú)巨細,而且也真不簡(jiǎn)單。小到給村民寫(xiě)介紹信、割路條、調解糾紛,甚至操心娃娃頭上瘡的治療;大到發(fā)動(dòng)減租減息斗爭、組織長(cháng)期變工隊、主持派糧工作、辦聯(lián)合學(xué)校、引導農民試種棉花等。米脂三年,與其說(shuō)柳青是個(gè)作家,不如說(shuō)更是一個(gè)地道的基層干部。

初下鄉時(shí)面對千頭萬(wàn)緒的工作,讓柳青有些應接不暇,工作局面打不開(kāi),也常令他一籌莫展。三四個(gè)月后,工作初見(jiàn)起色,柳青倍感興奮。他興奮,還有另一個(gè)原因,那就是實(shí)際工作讓他逐漸認識到自己閱歷的淺薄,過(guò)往的生活體驗和積累,對寫(xiě)作來(lái)說(shuō)是遠遠不夠的。再回想起那個(gè)寫(xiě)減租保佃的長(cháng)篇構思,是多么浮皮潦草的東西,慶幸沒(méi)有把它寫(xiě)出來(lái)。如此一來(lái),柳青這次下鄉前的糾結和苦惱,也便煙消云散了。

后來(lái)總結這一時(shí)期的工作,柳青意識到深入生活的關(guān)鍵在于深入工作,不能像之前參加鄉選工作那樣只是為了搜集材料。搜集材料,還是把自己定位成一個(gè)農村具體工作的局外人,一個(gè)可有可無(wú)的人。單靠找人談話(huà)、觀(guān)察生活,是無(wú)法與工農群眾打成一片、情意相通的,更不能對鄉村、農民真正熟悉和了解,這樣即便能寫(xiě)出東西,也注定是淺薄、干癟的,甚至可能是公式化和概念化的。

“想寫(xiě)作,想學(xué)習,想鍛煉自己,這一切都必須把工作做好之后,而這一切也就包含在工作之中?!边@一認識,對柳青的寫(xiě)作生涯而言,是一個(gè)重要的轉折點(diǎn)。他當然知道相比于艱苦的鄉下,延安有更好的寫(xiě)作條件,但更好的寫(xiě)作條件,并不意味著(zhù)對寫(xiě)作最有利。他現在把實(shí)際工作看得重于一切,寫(xiě)作必須要與實(shí)際工作融合在一起。柳青的第一部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種谷記》,就是他這一思想轉折的產(chǎn)物。

“認真地在群眾里生活”

《種谷記》是在大連完成的。

1945年日本帝國主義無(wú)條件投降后不久,柳青被調赴東北做日軍撤出后的接收工作。離開(kāi)三鄉時(shí),幾個(gè)干部把他送出米脂城。一路上,柳青滿(mǎn)嘴說(shuō)的都是眼下的秋收生產(chǎn)和學(xué)校的擴建工作,還有就是幾家軍烈屬的安排和照顧工作。

從陜北到東北,路途波折,直到1946年3月初的一個(gè)早晨,柳青才抵達派駐的工作地,以主編的名義管理剛剛接收過(guò)來(lái)的鯰川洋行紙店,改為大眾書(shū)店。已經(jīng)在革命工作中歷練了十年的柳青,在這里展示出過(guò)人的辦事能力,僅用兩個(gè)月就讓書(shū)店走向正軌,歸書(shū)店管理的印刷廠(chǎng)晝夜不停地翻印解放區的革命書(shū)籍。

這段時(shí)間里,柳青難忘米脂三年的工作經(jīng)歷。實(shí)際上,《種谷記》在三鄉時(shí)就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動(dòng)筆,他決定在大連工作期間完成這本書(shū)。

如果說(shuō)到米脂下鄉初期,柳青苦惱于工作繁重,沒(méi)有時(shí)間寫(xiě)作。那么在大連期間,工作不僅清閑,生活環(huán)境相比三鄉,也真是一個(gè)天上一個(gè)地下。在這里,柳青住的是日本人留下的洋房,樓上樓下七八間屋,配有兩部電話(huà),房子里還安了一個(gè)四千度的電缸,冬天用來(lái)取暖。

在柳青的創(chuàng )作生涯中,沒(méi)有再比寫(xiě)《種谷記》時(shí)更好的生活條件了。后來(lái)他回憶說(shuō):“這段時(shí)間是我有生以來(lái)生活享受最高的時(shí)期?!?/p>

舒適的生活誰(shuí)都喜歡,可是,柳青并不貪戀,反而充滿(mǎn)警惕。出乎人們意料,1947年5月,《種谷記》一寫(xiě)完,他便決定回陜北,積累新的生活素材。這是一種苦行般的生活選擇,因為柳青深知:“生活享受是要毀滅干部的”。他說(shuō):“當一個(gè)人滿(mǎn)足于自己的小屋時(shí),他就不愿意再到群眾中去過(guò)艱苦的生活,或去了也急于想回到小屋……我清楚地感覺(jué)到許多同志三年五年以至十年八年沒(méi)有作品,主要并非才能低,而是因為他們沒(méi)有認真地在群眾里生活。他們不是不想寫(xiě)出東西,而是極想寫(xiě),只是沒(méi)有解決了生活問(wèn)題。我寫(xiě)了兩本書(shū)就自滿(mǎn)不再下去的話(huà),我就完了?!?/p>

這就是柳青的個(gè)性,也是他的事業(yè)心。他認準了一件事,九頭牛也拉不回。早年在榆林中學(xué)念書(shū)時(shí),曾因貪讀文藝書(shū)籍,導致門(mén)門(mén)功課不及格,大哥一番電閃雷鳴的教誨,讓他意識到自己目前的主業(yè)是什么,便開(kāi)始發(fā)憤補習,開(kāi)學(xué)后補考,竟得了第一名。后來(lái)學(xué)英文也是如此,點(diǎn)燈熬油,晝夜不休,刻苦到損傷了身體,導致咳血?,F在柳青認準了深入生活這條寫(xiě)作道路,什么都阻擋不了他的步伐。劉可風(fēng)在《柳青傳》中對此有這樣一個(gè)準確的比喻:“《種谷記》一完成,柳青就像在海浪中搏斗了許多個(gè)日日夜夜的貨輪,終于到達目的地,卸完了船上的貨物,他的頭腦暫時(shí)空了。要繼續寫(xiě)作,需要新的生活積累和新的素材。他是一艘不能在碼頭上久留,隨時(shí)整裝待發(fā)的輪船?!?/p>

1951年初,周而復在上海組織了一場(chǎng)《種谷記》座談會(huì ),參加會(huì )議的有巴金、李健吾、唐弢、許杰、黃源、程造之、馮雪峰、魏金枝等名家。周而復和柳青原在延安共事,二人常一起談?wù)撐膶W(xué),頗為投契。組織這場(chǎng)座談會(huì ),周而復的初衷是希望擴大《種谷記》在全國的影響,但令他沒(méi)有料到的是,與會(huì )者卻批評多于贊揚。這給柳青極大的打擊,但是冷靜下來(lái)后,他很感激這次座談會(huì )。因為參會(huì )的評論家們可都是深諳文學(xué)之道的內行,他們的不少意見(jiàn)還真是說(shuō)中了一些要害。柳青意識到,克服缺點(diǎn)是提高作品質(zhì)量的唯一途經(jīng)。

贊美有時(shí)可能扼殺一個(gè)作家,而兜頭的冷水,也許會(huì )成就一個(gè)作家。沒(méi)有在《種谷記》上遭遇滑鐵盧,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或許未必能達到我們今天看到的高度??梢酝葡?,1952年柳青回陜西落戶(hù)時(shí),是憋著(zhù)一股勁兒的,他甚至有些急切地想離開(kāi)當時(shí)正在供職的《中國青年報》。當然,不能說(shuō)柳青再次下鄉,是出于一己成敗的考慮,還有更重要的一件即將開(kāi)始的大事在吸引和鼓舞著(zhù)他:中國農村即將展開(kāi)轟轟烈烈的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運動(dòng)。

經(jīng)歷了土地改革后的中國農村,貧困落后的狀況并非一夜之間就能改變。況且,每個(gè)農民的經(jīng)濟狀況不同,為了解決基礎差的農民的基本生活問(wèn)題,也為了避免農村再次出現貧富兩極分化,走合作化道路是大勢所趨。從農村發(fā)展的長(cháng)遠看,從工農互補的全國一盤(pán)棋角度考慮,合作化道路也提供出一幅極為可期的社會(huì )主義美好圖景。

柳青對時(shí)代精神高度敏感,他意識到這是當下最值得書(shū)寫(xiě)的題材,因為它將呈現出一個(gè)新時(shí)代的開(kāi)端。

可是,幾千年來(lái),農民已經(jīng)過(guò)慣了一家一戶(hù)的日子,窮了一家去乞討,富了就自家享用,合作意識非常淡薄。再偉大的社會(huì )愿景,也必須從細枝末節的工作做起。1952年9月,柳青住進(jìn)距西安二十五里的長(cháng)安縣縣委大院,掛職縣委副書(shū)記,分管互助合作工作,在對本縣基本情況做充分地熟悉。

不曾想,柳青作為柳書(shū)記的一個(gè)為期十四年的人生階段,就此開(kāi)啟。

作家應在要表現的人物環(huán)境中

米脂三年,讓柳青認識到,深入工作才是深入生活的真正法門(mén),只有在具體的實(shí)際工作中,才能真正認識農村,熟悉農民。這對寫(xiě)作來(lái)說(shuō),也是至關(guān)重要的條件。在1951年秋冬出訪(fǎng)蘇聯(lián)期間,尤其訪(fǎng)問(wèn)雅斯納雅·波良納時(shí),柳青所鐘愛(ài)的托爾斯泰的生活方式給了他新的啟發(fā),那就是作家應生活在自己要表現的人物環(huán)境中。

來(lái)到長(cháng)安縣,了解了本縣的基本情況后,柳青迫不及待地進(jìn)入村里,到農民中。半年來(lái),王莽村是他去得最多的村莊。這個(gè)村“七一初級合作社”是全縣建立的第一個(gè)初級農業(yè)合作社。在這里,柳青并不是一個(gè)來(lái)訪(fǎng)者,而是實(shí)打實(shí)地作為柳書(shū)記展開(kāi)具體工作。他召開(kāi)過(guò)各種形式的座談會(huì ),并且與當地干部和群眾一起制定了一個(gè)三年工作計劃。

對于志在反映農村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全過(guò)程的柳青而言,已經(jīng)走在合作化前列的王莽村并非最合適的落戶(hù)地。這時(shí),正處于互助組階段的皇甫村走入他的視野,而正是這里,成為后來(lái)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的“典型環(huán)境”。這個(gè)村剛剛入黨的王家斌,就是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中作為社會(huì )主義新人形象出現的梁生寶的原型。

“春組織,夏一半,秋零落,冬不見(jiàn)?!边@四句話(huà),說(shuō)的就是在互助組的組織上,多數村子面臨的相似困境。想靠互助組解決生產(chǎn)困難的農戶(hù)很多,春荒時(shí)節便能紛紛組織起來(lái),可一到農忙和秋收,大家又各自顧各自,不但失去了互助的凝聚力,還常常因為人心不齊而產(chǎn)生各種矛盾?;矢Υ宓耐跫冶笏诘幕ブM卻是一個(gè)例外,他領(lǐng)導的互助組近一年了,不但沒(méi)散,還取得了豐產(chǎn)!

經(jīng)過(guò)調研,柳青得知,王家斌所領(lǐng)導的互助組的六戶(hù)人家之所以能組織起來(lái),歸根到底是因為都太窮。對于走投無(wú)路的莊稼人,互助組成為他們唯一的希望之路,這是一種迫不得已的結合方式。另外還有那么多人沒(méi)有加入互助組,他們持觀(guān)望態(tài)度,更不要說(shuō)還有少數人對互助組持敵視態(tài)度,這些人往往經(jīng)濟基礎較好,認為加入互助組會(huì )妨礙自己創(chuàng )立家業(yè),對社會(huì )主義的遠景也信心不足。這讓柳青意識到,除了處理日常的各種事務(wù),思想教育也是農村工作中極為關(guān)鍵的問(wèn)題。因此,組織開(kāi)會(huì )、個(gè)別談話(huà)、樹(shù)立典型等,就成了柳青每日忙碌的重點(diǎn)。

引導農民參與改革,對農民進(jìn)行思想教育,很多干部容易犯講大道理的毛病。柳青深知要深入農民,就要先做個(gè)農民。來(lái)皇甫村前,他就脫掉了四個(gè)兜的干部服,換上一身對襟襖,把分頭換成光頭,不吸紙煙吸旱煙,看起來(lái)就和普通的關(guān)中農民無(wú)異。講合作化的好處時(shí),他會(huì )在場(chǎng)院、在草棚屋里講,而且用農民愿意聽(tīng)的方式講。吃過(guò)晚飯,村民們圍坐在炕上,男人噙著(zhù)煙袋鍋,女人納鞋底,地上的鞋東一只西一只。試想,農民累了一天,要是聽(tīng)大道理很快就盹得東倒西歪??闪嘤哪L(fēng)趣,善于用農民的話(huà)講農民的例子,有時(shí)候農民樂(lè )得前仰后合,有人還因此不小心打碎過(guò)一個(gè)米缸,這又引起一陣笑聲。

王家斌后來(lái)這樣回憶柳青的工作方式:“他對普通農民從來(lái)不發(fā)脾氣,也不說(shuō)重話(huà),要求脫產(chǎn)干部和俺也要這樣。他經(jīng)常提醒我們做農民工作,說(shuō)明問(wèn)題時(shí)不要面面俱到,一次就講一兩個(gè)問(wèn)題,用農民熟悉的語(yǔ)言和實(shí)例,把道理說(shuō)深說(shuō)透,讓人們真正理解黨的政策,這也是他講話(huà)的特點(diǎn)?!?/p>

“一頭挑著(zhù)生活,一頭挑著(zhù)技巧”

常到各戶(hù),柳青對每一個(gè)村民的思想、性格和語(yǔ)言特點(diǎn),摸得很透徹。在地里干活時(shí),人們也議論:“柳書(shū)記把咱這些人的脾氣、心性摸得真清楚,咱這有事,誰(shuí)可能有啥表現,說(shuō)個(gè)啥話(huà),他說(shuō)得都差不離?!痹诨矢Υ遄鳛榱鴷?shū)記的柳青,是一個(gè)要時(shí)刻準備解決問(wèn)題的人,從一個(gè)草棚屋出來(lái),又進(jìn)了另一個(gè)草棚屋。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他對農村中不同的人的思想方式、行為特點(diǎn)、語(yǔ)言風(fēng)格,已有了深入的了解。在實(shí)際工作不斷向前推動(dòng)的同時(shí),柳青也積累起豐富的創(chuàng )作素材。

生活中,他也和當地農民一樣上街趕集,提上筐,里面裝著(zhù)醬油瓶子,夾在人群中,和他們有說(shuō)有笑。

趕集是觀(guān)察農村生活的重要窗口,因此柳青幾乎逢集必趕。在集市上,他是最忙碌的一個(gè)。跟著(zhù)別人一起擠著(zhù)排隊,好容易排到門(mén)市前,卻什么都不買(mǎi),又擠出來(lái)重新排。他根本沒(méi)打算買(mǎi)貨,眼睛和耳朵卻時(shí)刻保持緊張,關(guān)心排隊的人們都在聊什么。有時(shí),他還假扮糧客,把手放在牙家的涼帽下同他議價(jià)。

偶爾,柳青還會(huì )在集市外下棋。同別人一樣,他也是戴著(zhù)草帽,屁股下墊塊石頭。下棋的人中什么人都有,于是就有鄉干部找區委書(shū)記孟維剛反映:“柳書(shū)記常教我們要劃清階級界限,他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大街上下棋?!彼麄儾恢?,柳青這哪里是在下棋呀。

不了解柳青的人,覺(jué)得這真是個(gè)怪老漢??闪嘈睦餄M(mǎn)意極了,集市上的很多見(jiàn)聞和體驗,對他的生活積累非常重要,其中很多都被搬到了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的場(chǎng)景中。實(shí)際上,不管是作為工作中那個(gè)嚴肅又有親和力的柳書(shū)記,還是作為生活中那個(gè)樸素而偶顯怪異的農村老漢,柳青畢竟是個(gè)作家,他始終沒(méi)忘記自己最重要的任務(wù)。

1954年春,柳青的小說(shuō)終于要開(kāi)始動(dòng)筆了?!秳?chuàng )業(yè)史》的寫(xiě)作可不是小打小鬧,而是一個(gè)反映農村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和建設的多卷本大部頭,如此宏大的創(chuàng )作野心,任是誰(shuí)都難說(shuō)不會(huì )望而生畏。柳青不是一個(gè)下筆千言、倚馬可待的作家,他的小說(shuō)總是“反復研磨、過(guò)濾出來(lái)的”。寫(xiě)《種谷記》時(shí),他曾說(shuō):“寫(xiě)文章比養娃娃還難?!?/p>

在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的創(chuàng )作和修改過(guò)程中,他知道優(yōu)秀的文學(xué)作品什么樣,但真正做出來(lái)卻難如登天。寫(xiě)出的一稿、二稿,柳青都不滿(mǎn)意,這讓他非常痛苦。冥思苦想,一方面他認為是對生活的熟悉還是不夠,還要深入了解人物。另外,從生活到作品,需要用文學(xué)技巧表達出來(lái)。所以他說(shuō)寫(xiě)小說(shuō)“真像一根扁擔,一頭挑著(zhù)生活,一頭挑著(zhù)技巧”。技巧不到位,總讓他覺(jué)著(zhù)作品不動(dòng)人。他反復思考,認為自己習慣性“用作者的感覺(jué)代替人物的感覺(jué)”。

1958年,柳青開(kāi)始了第三稿的寫(xiě)作。這時(shí),他像演員演戲一樣“入戲”,進(jìn)入不同的角色,讓思維方式、語(yǔ)言特點(diǎn)和行動(dòng)都變成人物本身的,而不是作者在敘述。

這種寫(xiě)作方式,如他做柳書(shū)記做工作、做農村老漢去生活時(shí)的方法是一樣的,那就是成為農民。

在漫長(cháng)的寫(xiě)作歲月中,很多人對柳青產(chǎn)生過(guò)質(zhì)疑:“住在一個(gè)村子里,長(cháng)期不出來(lái),能干出啥名堂?”“體驗生活也有個(gè)限度吧,還能長(cháng)期住著(zhù)不出來(lái)?”

“既然我決心要走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這條路,那就豁出命來(lái)搞,否則,還真不如到文化單位做點(diǎn)實(shí)際工作?!睘橥瓿伞秳?chuàng )業(yè)史》的寫(xiě)作計劃,柳青真是拼了命,創(chuàng )作的苦惱常常折磨著(zhù)他。有時(shí)寫(xiě)作遇到不熟悉的內容,比如寫(xiě)“題敘”時(shí),他便常常奔波在熟悉本地歷史的老人間。有時(shí),老人正說(shuō)在興頭,柳青轉身就走,思路茅塞頓開(kāi)讓他恨不得立刻飛回書(shū)桌前奮筆疾書(shū)。這弄得老人莫名其妙,小聲嘀咕:“這人有神經(jīng)病呢?!?/p>

柳青沉浸在創(chuàng )作狀態(tài)時(shí),對當地農民來(lái)說(shuō),是個(gè)完全沒(méi)法理解的“怪”老漢。而創(chuàng )作的甘苦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身體反映著(zhù)柳青寫(xiě)作時(shí)的焦灼,左腿內側長(cháng)出了瘡,幾個(gè)月后雞蛋大,后背又出來(lái)一個(gè)癰,膿血不斷。光“題敘”一章,竟寫(xiě)了八個(gè)月。修改過(guò)程,有的章節用新的手法寫(xiě)一遍,有的章節則反復重寫(xiě)。

1959年4月,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第一部終于寫(xiě)成了!先在《延河》連載,后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。稿費一萬(wàn)六千多元,柳青分文沒(méi)留,全部捐給本地做建設。這本書(shū)的好評不斷很快吸引了大批記者來(lái)訪(fǎng),柳青不愿為此分心,定出一個(gè)“三不”政策——不接受采訪(fǎng)、不拍照、不介紹經(jīng)驗。因為他知道,寫(xiě)作是他的使命,“宣傳對我的工作沒(méi)有益處”。

他要保持寫(xiě)作的狀態(tài),就要始終在人民中扎根,這也是柳青對自己的要求:“一生都要和人民群眾同甘共苦,永遠保持一個(gè)普通人的感覺(jué)?!?/p>

柳青簡(jiǎn)介

柳青(1916年7月2日—1978年6月13日),原名劉蘊華,陜西省吳堡縣人。當代著(zhù)名小說(shuō)家,著(zhù)有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種谷記》《銅墻鐵壁》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(第一部、第二部),中篇小說(shuō)《狠透鐵》,短篇小說(shuō)集《地雷》。早年從事革命活動(dòng),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主義青年團,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,1938年奔赴延安。1943年,到陜西省米脂縣三鄉任鄉政府文書(shū)??箲饎倮?,到大連大眾書(shū)店做主編。解放戰爭后期,又輾轉回陜北深入生活。解放初期,任《中國青年報》編委、副刊主編。1952年8月,任陜西省長(cháng)安縣委副書(shū)記,扎根皇甫村深入生活十四年,完成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第一部。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創(chuàng )業(yè)史》于2019年入選“新中國70年70部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典藏”。

作者:石磊 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(wǎng)記者 鞏淑云

相關(guān)新聞
左側固定廣告
關(guān)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(wù) 聯(lián)系方式

服務(wù)郵箱:agricn@126.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395205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

農民日報社主辦,中國農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,禁止使用

Copyright?2019-2022 by farmer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