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民日報社主辦

首頁(yè) 非遺鎏金 詳情

以腳步丈量 用畢生守護

——梅景田與北京市八達嶺鎮石峽村長(cháng)城保護隊的故事
  • 來(lái)源:農民日報
  • 編輯:陳銀銀
  • 作者:牟漢杰 蘆曉春 楊鈺瑩 蔣若晴
  • 2024-06-06 13:04:17

圖為5月30日,梅景田(左)與長(cháng)城保護隊員王壘在討論古井的保護工作。

他的背總是挺直,眉毛濃密,眉峰突出,目光堅毅冷靜,身體肌肉群因長(cháng)年爬山依然緊實(shí),寡言的他只有提起長(cháng)城時(shí)才會(huì )放松下來(lái),打開(kāi)話(huà)匣子。

  梅景田,1944年生,北京市延慶區八達嶺鎮石峽村人。自20世紀80年代起致力于長(cháng)城保護事業(yè),沒(méi)有酬勞、沒(méi)有假期,用梅老的話(huà)說(shuō),“我得守著(zhù)它,護著(zhù)它,長(cháng)城不可再生,不保護就完了?!?/p>

  守關(guān)

  自從去年梅景田在家門(mén)口暈倒摔傷后,他家人就不允許他再巡護長(cháng)城了,梅老心里著(zhù)急,天不亮便“偷”著(zhù)去,挎著(zhù)水壺、抄起鐮刀,從家門(mén)口攀上石峽關(guān)長(cháng)城的這條路,他走了40多年。

  不同于八達嶺的雄奇壯觀(guān),被冠以“野長(cháng)城”之名的石峽關(guān)長(cháng)城多是斷壁頹垣,殘缺的石塊層層堆疊,裸露在風(fēng)里,22座敵臺與石峽村村史博物館中的石雷、石瓦一道訴說(shuō)著(zhù)400年前將士戍邊的故事。

  石峽村,因石峽關(guān)長(cháng)城得名,相傳最早來(lái)村定居的村民便是修筑長(cháng)城的工匠。幾百年來(lái),長(cháng)城護衛著(zhù)村莊,村民也守護著(zhù)長(cháng)城。

  梅景田還記得六七歲時(shí)繞城墻奔跑的時(shí)光。20世紀六七十年代,受多重因素影響,石峽關(guān)長(cháng)城許多點(diǎn)段開(kāi)裂、損毀嚴重,梅景田大為痛心,此后便義無(wú)反顧走上古長(cháng)城巡查之路。

  石峽關(guān)長(cháng)城全長(cháng)8.6公里,西至與河北懷來(lái)縣交界的“南天門(mén)”,東段與八達嶺長(cháng)城相連,地勢最陡處近60度,且多有碎石堆砌,每次走半圈就得花一天,但梅老早已習慣,女兒梅蘭芬回憶,父親甚至還曾在巡護長(cháng)城一圈后再來(lái)接她下班,也不覺(jué)疲憊。

  清雜草、除灌木、撿垃圾,都是梅景田的日常工作?!肮嗄倦s草不鏟掉,樹(shù)根在磚縫里就會(huì )扎根,把城磚撐開(kāi),像咱家房頂上也不能長(cháng)樹(shù)是不?”他說(shuō)。

  每到夏天,紅螞蟻、牛虻等毒蟲(chóng)經(jīng)常出沒(méi),上山必須攜帶棍子,為的是驅趕毒蛇,“打草驚‘蛇’,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?!泵肪疤镎f(shuō)。

  “野長(cháng)城”總會(huì )吸引一些“不請自來(lái)”的游客,亂涂亂畫(huà)、違規露營(yíng)等現象多有發(fā)生。梅老曾遇到六七個(gè)在長(cháng)城刻字的年輕人,非但勸阻無(wú)效,年輕人甚至以刀具要挾,拽起衣領(lǐng)就要動(dòng)手,這件事梅蘭芬至今提起仍覺(jué)后怕。

  梅景田家里的墻上掛滿(mǎn)了長(cháng)城四時(shí)景觀(guān)的照片,拼湊成心的形狀。然而他的手機屏保卻是一張看似普通的巡視工作照,再仔細看:坍圮敵樓上,三四個(gè)燒烤架立在墻角,燒烤過(guò)的炭火痕跡清晰可見(jiàn),還有幾頂被大風(fēng)吹得變形的帳篷……這是梅景田2018年某天清晨巡山時(shí)看到的“案發(fā)現場(chǎng)”,遺憾的是“作案人員”早已溜走,而這張用了五六年的屏保,是梅景田時(shí)刻提醒自己的警鐘。

  護寶

  石峽村內矗立著(zhù)一處長(cháng)度20多米的“古堡遺址”,是明代萬(wàn)歷年間駐軍城堡——石峽峪堡的一部分。

  石峽峪堡整體呈梯形,南北兩城門(mén)各有一匾額,南門(mén)匾額為“迎旭”,北門(mén)書(shū)“石峽峪堡”,兩碑均為漢白玉石質(zhì),對研究長(cháng)城營(yíng)堡修建具有重要價(jià)值。兩件寶物的重煥光彩,離不開(kāi)梅景田的奉獻與付出。

  梅景田幼時(shí)曾見(jiàn)過(guò)匾額懸在古堡上的樣子。20世紀50年代末,古堡被毀,少年梅景田瞅準一塊被摔的牌匾,央告長(cháng)輩不要扔,給他留下。長(cháng)輩們看到殘匾無(wú)用,便同意了請求。多年后,看到村民們蓋房筑墻多用城磚,為保護匾額,梅景田將它埋在家中豬圈里,一埋就是幾十年。直到前些年文物部門(mén)收集文物時(shí),這塊牌匾才得以重見(jiàn)天光,并被藏于中國長(cháng)城博物館。

  “迎旭”匾額自從古堡被毀后便不知去向。梅景田從未放棄尋找,2003年,他在村委會(huì )庫房門(mén)檻下偶然發(fā)現塊玉石,挖出一看,竟然是“迎旭”,所幸保存完好,現藏于村史博物館中。

  出于對文物的保護情懷,梅景田甚至還與他人“對簿”警察局。約20年前,看到一行人開(kāi)著(zhù)貨車(chē)來(lái)村里,還拉走了一條明代石槽,梅景田急了,騎起摩托車(chē)就追,但奈何速度有限,看著(zhù)貨車(chē)遠去,梅景田急中生智,在路邊電線(xiàn)桿子上寫(xiě)下車(chē)牌號,轉道就去報警。幾天后,“肇事車(chē)輛”找到了,才知道這一行人是博物館工作人員,竟是個(gè)“烏龍”事件。

  無(wú)私付出的公心讓梅景田享有很高威望,村內的大小事,村民都自覺(jué)和他商量。記者5月底采訪(fǎng)的當天,石峽村正熱火朝天進(jìn)行景區設施修繕維護,工地一派繁忙,但梅景田似有不悅。

  “這行不通,我去跟他們理論!”他生氣地說(shuō)。

  故事主角是村口的古井,承載著(zhù)梅景田和村民們兒時(shí)的記憶。該井外觀(guān)獨特,呈“8”字形,“井口上的轆轤可以同時(shí)操作兩個(gè)水桶一上一下”,梅景田邊說(shuō)邊比劃。

  施工隊打算在井周?chē)友b護欄,游客在護欄外參觀(guān)即可;梅老主張復原舊時(shí)模樣,讓游客得以體驗打井水的樂(lè )趣。

  梅景田還記得小時(shí)候母親患痢疾,喝了幾口井水便康復,他說(shuō),“不體驗一次,怎么知道這里的文化,知道水資源的珍貴呢?”事實(shí)上,水井已經(jīng)干枯,但梅景田堅信他定能看到,井水再次汩汩涌流。

  接力

  “走,上山!”

  這是舅舅梅景田喊她一起巡護長(cháng)城的“動(dòng)員令”,劉紅巖回憶道。從作為梅老上山時(shí)的“監護人”,再到2019年入選延慶區首批長(cháng)城保護員隊伍,劉紅巖、梅蘭芬倆姐妹與另外4位村民一起,接下“接力棒”,橘色馬甲上“延慶長(cháng)城保護員”的字樣,是他們引以為榮的勛章。

  除草、撿垃圾、檢查城磚,日巡10公里,每日重復的工作讓長(cháng)城保護員們能叫出每一段長(cháng)城的名字,熟悉每一處烽火臺的位置,甚至知道大部分長(cháng)城磚所在的位置。

  受梅景田影響,長(cháng)城保護員們仍舊葆有著(zhù)文物保護意識。比如去年5月,保護員們發(fā)現22枚石雷,并第一時(shí)間上報。長(cháng)城保護員王壘,喜歡聽(tīng)長(cháng)輩們講長(cháng)城故事,也愛(ài)自己鉆研歷史,每每提起地名淵源、長(cháng)城典故、民俗俚語(yǔ),甚至是地方戲曲,他都能倒豆子一樣講解得清楚明白。當記者問(wèn)道,每天重復爬一樣的長(cháng)城是否會(huì )覺(jué)得枯燥,他干脆否認道,“每一步有每一步的歷史和文化,長(cháng)城景色是看不夠的?!?/p>

  保護長(cháng)城和文化傳承是相輔相成的,劉紅巖作為長(cháng)城講解隊小隊長(cháng),2020年,她和村里人一起為游客講長(cháng)城故事;2022年,她帶著(zhù)夏令營(yíng)的小朋友們尋找城磚、行走長(cháng)城,“就像舅舅曾經(jīng)帶著(zhù)我一樣”,劉紅巖說(shuō)。

  事實(shí)上,在梅景田的倡議和村黨支部的支持下,石峽村早在2007年便成立長(cháng)城護衛隊義務(wù)保護長(cháng)城,人數最多時(shí)有80余位,占全村人口的三分之一。如今,這批志愿者中的一些人已作古,還有一些如王壘的父親,年紀漸老腿腳不便,但守護長(cháng)城的習慣已牢牢刻在基因里,代代相傳。

  賀玉玲稱(chēng)自己是“新村民”,來(lái)石峽村6年的她,在村里投資了“石光長(cháng)城”民宿,如今已成為當地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靚麗名片?!拔易钕矚g去梅老家里坐坐,聽(tīng)他講長(cháng)城故事?!辟R玉玲說(shuō),如今,她也時(shí)常跟著(zhù)梅老爬長(cháng)城,“新村民”的歸屬感更為強烈。

  5月14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回信讓這個(gè)三面被長(cháng)城環(huán)繞的村莊沸騰起來(lái),村民們心情久久不能平靜,“收到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回信,我備受鼓舞、充滿(mǎn)力量。我將繼續守護長(cháng)城,讓接力棒一輩一輩傳下去?!泵肪疤镎f(shuō)。

作者:牟漢杰 蘆曉春 楊鈺瑩 蔣若晴

相關(guān)新聞
左側固定廣告
關(guān)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(wù) 聯(lián)系方式

服務(wù)郵箱:agricn@126.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395205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

農民日報社主辦,中國農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,禁止使用

Copyright?2019-2022 by farmer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